贫困户马晓月辞职记

发表时间:2018年11月02日 作者:杨广虎点击: 收藏此文

贫困户“马晓月”辞职记(扶贫系列)

                         杨广虎


  “我不干了,王书记。”贫困户马晓月又来辞职。

  村扶贫第一书记王强一听到这话,就心里咯噔。贫困户脱贫退出上面有要求,不光是“两不愁三保障”,要有稳定的产业或者就业。好不容易,给马晓月申请到了一个公益岗位,每月五百元。

  “为什么呀?”王强不解地问。

  “感谢你给了我公益岗,可我干不了。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腿脚不方便,每天要打扫村里的道路一千米,实在忙不过来。有时候,刚打扫过,有人就扔垃圾、倒脏水,还有那些流浪狗乱把乱尿。”马晓月委屈地说。

  “不是说过么。你一周或者一月扫一次就可以,路面只要差不多干净就行了。”王强说。

  “干就要干好。我拿着钱,不干事,村里人会戳我脊梁骨。我不能白拿钱让人说闲话!听说城里一个保洁员打扫一百米,路面要能照见人,检查时发现一个烟头要罚款五块。我这身体干不了这份工作,你还是另找人吧。”马晓月说。

“村里有些人确实不自觉,卫生习惯不好,垃圾乱倒,这美丽乡村咋建设?村里的能人都跑到城里去了,这乡村咋振兴?你还是再干上一段时间,把下周的检查迎接完!再说吧。”王强劝道。

“我真要马上辞职。既然你说了,那我看在你的脸上,再干一周。”马晓月拿起扫帚急火火走了,身上的碎花衣服洗的干干净净。

这个马晓月,工作实在给难找。一家三口,父母年纪大了,靠吃低保生活,自己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父母为了她再没生养,一个漂亮的俊姑娘在村附近上完初中就呆在家里看看书、干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村里人讲,虽然人残,但心眼高,能入她法眼的事和人不多。后来,年龄慢慢大了,二十五岁,父母给招了一个上门女婿,没过几个月,马晓月嫌男的粗暴没文化,直接上法院,离了,好在每月自己有二三百元的残疾保障金,简单的生活没有啥问题。

王强了解情况后,马晓月爱读书,他就和村支书、村主任商量,先给找了一个村图书室的岗位,三个人每人每月各自掏一百,干了不到一个月,马晓月不干了。她说自己虽然喜欢读书,但拿着这钱烫手心不安,再说了村图书室,面积不小空荡荡,尽是些生儿育女、果木种植、文学历史方面的“僵尸书”,书很陈旧不新鲜,没人来借阅,村都成了“空心村”,人跑到城里去打工,谁还能回到村里静下心来看书?电视、网络、手机、微信等整天都是看不完的新闻信息和心灵鸡汤,方便得很,谁还有闲情逸致来看书?明明没有人来借阅,上面检查督导还要借阅记录。这活干不了,也不能心瞎了昧着良心拿钱。

说的有道理,人也有骨气。那总得给找个工作,去城里不方便还要照顾村里年老的父母,也让人不放心,在村里,马晓月还算有文化有点劳动能力。刚好村卫生室要求“四室分离”,村医是“签约医生”要上门服务,缺少坐班整理资料的,王强自然想到了马晓月。

马晓月答应干,可能因为自己从小有病,同情病人。还是干了不到三个月,辞职不干了。原因很简单,村里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的,一千多人的村里,常住人口不到一百人,村里人习惯了小病硬撑,大病去城里大医院,最后钱没了人也没了,落个人财两空。三个月没见一个人来看病,倒是资料整理了几大摞,不停改来改去,马晓月坚决不干了。

倒是一些村民需要“家教”,村里娃娃下午四五点放学后没人管,但村里小学撤了,中心小学离村十几里,学生住宿,马晓月来去也不方便。

  最后,王强还是给马晓月找到一份公益性的工作,看管村里的“爱心超市”。民政部门办起了“爱心超市”,为了激发贫困户的内生动力,扶贫扶智,凡是参加村里公益劳动的都可以折成“分值”,在“爱心超市”兑换日用品实物,这是大好事呀。可,最终马晓月还是辞职了。村里干活的也就那些人,每次积多少分,每个人都有不同意见,积分少还要拿积分多的东西,实在不好干,乡里乡亲,为一点小事争得面红耳赤,马晓月坚持原则,村民嫌不够灵活,她只好炒了王强的“鱿鱼”。

  “我还是养鸡娃吧?!”马晓月说。

  “上回你不是养过鸡娃,得了鸡瘟死了一大片吗?”王强说。

“上回是上回。还能在一条河里老呛水,我也要学会游泳!”马晓月说。

“只要你愿意。我帮你贷款。你当好你的鸡司令,不——鸡婆婆!”王强说。村里一些贫困户,要养羊养猪,不是丢了,就是偷着吃了卖了,弄得王强扶贫工作队没有办法。

“当鸡婆就鸡婆。现在笑贫不笑娼,一些村姑年纪轻轻去城里当鸡了,给家里盖起楼房村里人还羡慕不已呢。呵呵,你们城里人有的看起来穿的人摸狗样光鲜无比再红房子当鸡鸭还少吗?——我知道,你是开玩笑。我还是养鸡吧!先养三百只,不求大规模,保证原生土鸡蛋!不要你的贷款,我自己和家人攒了些钱够用!也不用你们给我卖饲料!”马晓月说。

“那行。我支持!”王强说,“但你必须给我再干一周,等上面美丽乡村铁腕治霾卫生检查完再辞职!”

“好。一言为定。”马晓月说,“我一定要扫的干干净净!哪怕拿舌头去舔,哈哈!”

“干干净净。”王强说,“咱做人也干干净净。”


                           2018年10月29日





作者杨广虎,男,硕士,74年生于陈仓,89年公开发表小说和诗歌。著有历史长篇小说《党崇雅·明末清初三十年》,中短篇小说集《天子坡》、《南山·风景》,诗歌集《天籁南山》等。获得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理论奖,第三届陕西文艺评论奖等。1996年—2016年在秦岭终南山生活。

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等。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青山依旧

下一篇:大棚情深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贫困户马晓月辞职记]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