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新传

发表时间:2018年10月29日 作者:滕厚国点击: 收藏此文

  “滴……”手机叫醒声响了,余老婆子急忙起床穿衣,简单的洗了把脸就开始做早餐。炖上从山东带来的上好小米、豇豆、大枣、,煮上从山东带来的山鸡蛋;又下楼买来了新鲜的油条,餐桌上摆放好四样小咸菜、山东大煎饼和碗筷,静侯儿子媳妇起床吃饭。
  六点了,该起了?六点半了……七点了,盛上小米稀饭,端上煮好的鸡蛋,蹑手蹑脚的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
 “你干嘛呀?”媳妇猛然开了卧室门。
 “好吃饭了,不然上班晚了!”余老婆子小声解释道。
 “不吃了。”儿媳妇蓬松着卷发,直奔卫生间去了。
 “吱”门又开了,儿子也起床了。
 “斌斌,快洗把脸好吃饭!”余老婆子的声音提高了几度。
 “不吃了,妈。”儿子也奔向卫生间。
  一会儿,儿子媳妇将老婆子带来的煎饼、土产品装了两个黑塑料袋,各人提了一袋出门了。
  这是怎么了?我做的饭不可口?我说错什么话了?还是小两口吵架了?还把我精心挑选的东西送人。余老婆子百思不得其解。
  “奶奶,撒尿!”三岁的宝贝孙子醒了。
  给孙子解决拉撒问题,洗脸洗手,喂饭,穿戴整齐,送到托儿所。余老婆子去超市购买了食品蔬菜,回到儿子家里,心乱如麻。自己刚刚退休就来看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结果,第一天上任就不知道失职错误在哪里,如何是好?自己是高级职称的教师,退休金八千多,加老头子的工资,一月一万多,家里150平米的洋楼,老两口悠哉悠哉的。如今倒好,老两口分居不说,自己还来到这个除儿子媳妇孙子外,举目无亲的的拥挤不堪的城市,蜗居在这不到六十平方米的囚笼里……“说是主人,说了不算;说是保姆自带工资。”微信上说的正合我意。哎,不管怎样,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老两口把一辈子积攒的一百万元都交给了儿子家,不也毫无怨言吗?原来在学校里不就这样鼓励自己的吗?再把余热奉献儿孙吧!想到这里,余老婆子充满了活力,开始整理内务、打扫卫生,把儿子家收拾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
  中午孩子们都不来吃饭,余老婆子就上床躺下休息。可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硬是在床上“烙饼”。不受这个罪吧,去小区全民健身场活动活动。
  路过垃圾桶边,余老师在随手带来的垃圾袋扔进垃圾桶的同时,发现与儿子媳妇出门带的一模一样,仔细一看,瘫坐在地上……
  “造孽啊,我的心被你们丢到垃圾桶了……”余老师竟痛哭流涕。
  “大姐,你怎么了?病了?我打120急救!”一个小区邻居扶起余老师说。
  “没有什么事,我低血糖,一会就好!”余老师掩饰自己。
  “我兜里有糖块你吃一块就好。那就到小区活动场休息休息吧?”好心的邻居劝说着余老师。
  健身场有几个老年人,估计也和自己一样的无眠无聊人,伸腿拉胳膊的,活动器械的,都目光呆滞,想着心事。余老婆子受了感染,也脱掉外套,打起了陈氏太极拳。她这个曾经的全市陈氏太极拳比赛冠军,惹来了几个老年人,也跟着比划起来。一气打完二十四式,休息时围来了场地的所有老年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要跟着余老婆子学太极拳。这些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老人,一拍即合,让余老师当教练,约定每天上午十点、晚上七点半到小区活动场打太极拳。
  该是接孙子的时间了,余老师辞别了老人们。接来孙子,做好了丰盛的晚餐,等候着儿子媳妇回家吃饭。
  “滴……”儿子打来电话:“妈,我们都不回家吃饭了,你和乐乐吃吧!”
  “你狗娘养的,怎么了?早上不吃,晚上也不吃?我做的饭不合乎乐乐他妈的口味?还是你们闹意见了?”余老婆子带着情绪责骂儿子。
  “妈,你想哪去了?我们城市生活就是这样。你多心了!”儿子解释说。
  你们不吃不害饿,我和孙子吃。老娘俩美美的,饱饱的吃了一顿。
  “乐乐,奶奶问你,爸爸妈妈吵架了?”余老婆子问小孙子。
  “奶奶,爸爸妈妈没有吵架!他们昨天晚上还偷偷的抱在一起,被乐乐发现了!”
  孙子的天真,惹得奶奶“噗呲”笑了。但是,心里还是没有解开疙瘩,总觉得自己与儿子媳妇隔着一重山。
  第二天早上,丰盛的早餐又是余老婆子和孙子吃。
  整理家务完毕,到了活动场约定的时间,余老师换上太极服,直奔活动场地。
  休息时间,余老师把自己的苦水倾诉给了老年朋友。大家议论纷纷:他家女儿化妆品更新不断,一小盒就值一辆电动车;她家的媳妇衣服没有洗过,就丢弃垃圾桶;他家的儿子欠债,老子买单……罄笔难书。共同的感受就是,代沟导致了老年人的苦恼,不同的经历,不同生活方式,形成了不同的价值观和生活习惯。这些年,洋文化冲击传统文化,没有了民族文化自信。我们这些老人自找乐趣吧!
  “陈氏太极拳二十四式开始,音乐开放!”余老师高声呐喊。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黄 茶

下一篇:青山依旧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保姆新传]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