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旺

发表时间:2018年10月19日 作者:佚名点击: 收藏此文

 追求美好生活的旺旺

                        杨广虎


    强哥,麻烦把我娃按时送给到小学。驻村工作队扶贫干部王强正起床,脸上胡乱抹了二把冷水,准备吃包方便面,手机响起,是贫困户有福的儿子旺旺打来的。

   昨晚,有福脑梗犯了,王强开车半夜送到县医院,回村已经后半夜了。周六保证不休假,周日休假不保证,扶贫以来,王强已经累成一个陀螺,忙得团团转,不知道星期几了。

   嗯嗯嗯。王强嘴里答应着,走出门去开车。

   咋?对贫困户有意见啦?你不是说让我要追求美好的生活么,这才刚刚起步。手机里说。

   谁敢对贫困户有意见?帮扶干部要百分之百的满意度,恐怕菩萨也难呀!王强心里想着,嘴上说,你大昨晚脑梗又犯了,我拉到县医院去了,现在没有人伺候,你和你媳妇回来一个经管几天?

   我们工作都很忙。你好人做到底帮我们管上几天。旺旺说,我叫你哥呢!权当你就是我大的儿子。先送我娃上学再说,祖国的花朵不能耽搁。你嫌麻烦,干脆帮我转到城里好小学,全托管!

   我咋成了人家的儿子?

   王强随手把把手机扔到前排车座上,免提打开着,只听到,喂喂喂,赶紧送娃上学,不能迟到!

   送吧,权当是自己的孩子。又一想,咋能是自己的孩子呢?老婆不打死自己!正是脑袋叫驴踢了。王强开着车,迷迷瞪瞪,到村沟底去拉上孩子送到十几里外的村小学。

   回到村里,上面又来了督导、检查、第三方评估,脱贫攻坚、美丽乡村、乡村振兴、人居提升、乡村治理等等,一批接一批,应接不暇。查完资料,各路人马,都是专家,指指点点,各有各的看法,没法修改完善。进村就要入户,入户就要拍照留存做好佐证资料;贫困户要脱贫,大多出外打工或下地干活去了,剩下的基本都是些五保低保,躺在炕上不能动的。

   点兵点将。要去贫困户有福家里看。王强告诉领导,有福昨晚犯病拉去医院住院了,家里就剩下老伴一个人了,也是腿脚不灵便,要不跟着去医院伺候有福去了。那就另换一家,不要太远,我们回单位还要开会。

   那就到贫困户桂花家。王强领着,这家老婆子六十多岁人一个,吃着低保,独生女早嫁到城中村去了。咚咚咚,敲了几声门,没人应答。邻居告诉王强,你们一天成批来看贫困户,爱安静的老婆子嫌泼烦,到城里给女子看孙子去了!

   看来我们的关心,是打扰到了贫困户的正常生活了,领导有所感悟,对王强说,来,给我在屋门前照个相,就说我来了。

   来了,来了。王强正拍照,手机响个不停,上面让报贫困户收入,医院让他去签字交钱。

   唉,这有福,一个病秧子,还“有福”呢!村里集体经济啥也没有,田地、公共资产全分完了!要搞产业,搞种植搞养殖,成不了规模,贫困户干不了活,脱贫真有点难。不管咋说,先去医院再说。

   开着车,一幕幕出现在王强眼前,如在昨天。

   有福是因病致贫,老两口都有老年病。受祖上“养儿防老”思想影响,一辈子带着老婆东躲西藏,真是光荣的“超生游击队”成员;先后生了三个女儿大喜、二喜、三喜,四十多岁,终于剩下了儿子,大名喜旺,小名旺旺;本来老婆说叫狗剩,好养,喝了几滴墨水、懂点文化的有福说老婆土,旺旺多好,既洋气,还喜庆。好在三个女儿去城里打工挣了些钱,出嫁收了些彩礼钱,给家里盖了二层楼房,日子还过得去;就是这旺旺,从小不爱学习,打架惹事,让二老不省心。老两口一方面求婆婆告奶奶,给三个女儿做工作,让各自拿出了些钱给旺旺娶了媳妇,县城里买了房子交了首付;一方面好言相劝儿子好好过日子,可是旺旺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不是一天把头睡肿,就是拿个手机玩游戏。旺旺娶了媳妇,没好两天,新鲜劲一过,“啃老”的老毛病又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整天萎靡不振,像被人打断腰子的狗,蔫头耷脑,生了孩子外甥打灯笼——照舅(旧),娃让老两口经管,小夫妻潇洒闲逛。有福说急了,儿子就要去贷高利贷,儿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一进门,就让有福交了家里的财产账目,俨然成了“一家之主”,整天躺在炕上跟“坐月子”一样,不洗衣不做饭不去地里,擦擦抹抹,有个好皮囊,也练就了懒身子。亏先人呢,遇到这害祸!有福对天长叹,又无可奈何!在村老支书的调解下,分户而过,各过各的。本来是好事,可事愿人违,小夫妻给老两口把娃一撂,怂管,更自由更放肆了。有福耐心去劝儿子,旺旺说,你爱管不管,反正我就这吊子;儿媳妇更绝,我是生娃不管娃,这娃生在你家就是你家人,你爱管不管。村里看有福是在可怜,评议上“贫困户”,享受一些政策待遇,就这,小夫妻还心里打小九九,经常找借口,从三个女儿偷偷孝敬有福的口袋里弄些零花钱。

   刚来村里扶贫,王强就听到了旺旺小两口的“懒故事”。准备通过司法程序告旺旺不赡养老人。已经分户,旺旺一家三口,有劳动能力,却四体不勤,村民不答应,评不上“贫困户”。可是有福是“贫困户”,分户不分家。村老支书给王强说,这村里的事复杂很,跟夏天树上的叶子一样稠,有些事情说不清楚,也最好不要说清楚。你还是要帮扶旺旺。有福老人也拄着拐杖,老泪横流,对王强说,你不帮我都可以,但不能告儿子不赡养我,你通过乡上司法所告了,我就不活了,老子告儿子,脸面丢尽,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就是告赢了,这怂货拿啥钱给我?我死了,都没有人埋。就这样凑合过吧。你真要帮扶我,就给这“小两口”在城里找个工作,让他们顾好自己就行了。

   现在,大学生都难找到工作,城里人没工作的也不少。没有文化,还身懒,这工作咋找?可是不找,咋脱贫?自己能力有限,王强给单位领导及时汇报,脱贫攻坚是中央一号工程,不能马虎。领导有些为难,但也想了想,此事要办,只能是保安、保洁员之类的岗位,每月管吃管住,每人二千。在此之前,村老支书和王强找过旺旺和他媳妇,意思是村里可以给他们俩安个“公益岗”,一个护林员,一个保洁员,每人每月五百元。一听这么少,还没说岗位,旺旺躺着摇摇手,不干不干。王强和村老支书进了旺旺家,旧衣服袜子乱扔,发霉的味道四溢,当他把单位岗位的情况说了,旺旺躺着摇摇手,不干不干。媳妇也躺着不做声。村老支书走上前去劝,你要珍惜这工作,到哪里去找?小两口空前一致,都不应声。王强躁了,骂了起来,狗肉不上台面,这么好的工作不去干!难道要当联合国秘书长?伸手拿起一根棍子要打,被村老支书劝住了。打呀打!扶贫干部打人了!旺旺大声说着,媳妇哭着,屋外围了一圈人。没有办法,王强和村老支书走了。

  又去了几次,还是劝不动。我生是这村人,死是这村鬼!关中大地埋皇上,黄土高坡葬死人。我哪都不去。旺旺就这话。

  最后,还是村妇联主任想了办法,告诉王强,旺旺的媳妇爱美容,你送到城里美容几次,上了瘾,就不回来了,王强难道不敢去?这也是条妙计!但万一到了城里小媳妇变了心咋办?不能想那么多了。王强让村妇联主任叫上旺旺的媳妇,自己掏钱,给美容了几次,到底年轻,捯饬一下,村妇联主任再说几句好话,皮肤光洁漂亮,吹弹可破,领着转了几个大商场,吃了美食美味,旺旺的媳妇心渐渐动了,自己身体就是资本,走路胸脯也抬得很高,城市的感召力和诱惑力,征服了她。像你这美人,美神!就要追求自己的美好生活!王强不知道那窍开了,嘴上跟抹了蜂蜜似的。过去跟自己老婆都没说过这样的甜蜜话!但她就是不愿意干单位保洁员的岗位,王强只好硬着头皮去领导面前诉苦、通融,最后领导见了人,长的还不错,穿上旗袍,凹凸有致,美人一个,就做了单位的接待员,工作轻松也有面子。旺旺没人理会,怕老婆跟人跑,就做起了保安工作。开始了小两口自由世界、追求美好的生活的步伐。

   孩子留着了村里,跟爷爷有福和老伴过。算是解决了老两口心病。真是“养的孙子成了自己儿子”,有福有时候哭笑不得。

   麦子成熟了,旺旺就打王强的手机,哥,麦子熟了。

   熟了。赶紧回来收割吧!防止下连阴雨!王强说。

   我回不来了,你帮忙割一下吧!我们要过美好的生活。旺旺倒很直率。

   孩子过六一,旺旺也打王强的手机,强哥,今天六一。

   六一,儿童节呀!赶快回来和孩子过吧!王强说。

   我回不来了,你帮忙给买些文具!我们要过美好的生活。旺旺从不避讳。

   自己的孩子,还期盼着回城,领着去动物园呢!已经食言了多次,孩子有意见,老婆都不提说了,彻底死心了。王强只能压在心底,什么也不能说。

   扶贫扶贫,我坚决支持,绝不反对!要靠贫困户思想重视个人主动,全社会参与,不然累死你一个人,也彻底解决不了问题!别人儿子不守孝道,你倒当起哪门子儿子给人守孝,高尚呀!我要仰慕你!你快成了别人的儿子别人的爸了,自己成了贫困户却浑然不知!老婆对他说,机关枪一样,快言快语。

   王强无语。他从来说不过伶牙俐齿、当幼儿园老师的老婆,只能以无言的方式逃避或者无视。

   这样的事情太多。有一次,小孩子把爱心人士送的洗洁精当矿泉水喝,差点闹出人命;看别人玩手机耍游戏,小孩子一见到王强,就喊着要手机,玩英雄联盟,争当网红,发发抖音。

   “咚”的一声,来不及刹车,王强的车追尾了。前面突然一个快递哥摩托车闯到他车面前。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下了车去看,快递哥爬了起来,拍了身上的土,做了个鬼脸,嘴里说着没事没事,驾车扬长而去。时间真是金钱。碰到“碰瓷的”,不知道咋办呢!

   谢谢。好人一生平安!王强脑子一下子清楚了许多,望着远去的身影,又发呆了,远方真有诗意么?!

   好人一生平安。有福也算好人吧?咋没福呀?“天天吃旺旺,运气会旺哦”,天天喊有福,咋没福气呀?!

   百思不得其解。王强摇着头,开着车,外面下起了雨,前面的人影越来越模糊。

  

                   2018年9月11日夜于长安


作者杨广虎,男,硕士,74年生于陈仓,89年公开发表小说和诗歌。著有历史长篇小说《党崇雅·明末清初三十年》,中短篇小说集《天子坡》、《南山·风景》,诗歌集《天籁南山》等。获得第五届冰心散文奖·理论奖,第三届陕西文艺评论奖等。1996年—2016年在秦岭终南山生活。

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等。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这个特工有点拽

下一篇:痛楚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旺旺]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