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者

发表时间:2018年09月27日 作者:张彦强点击: 收藏此文

  读了蒲松龄的著作《聊斋志异》里的《飞黄腾达白日梦》,心里感叹不已。我仅知道人类有个通病——渴望某一天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人。想不到狗和人类也有个通病,也是有野心的。下面我为大家讲一讲我的看家狗的儿子的故事吧。

  我喜欢我家的看家狗“牧羊犬”。它是母狗,身上毛色雪白,很乖巧,温顺,最令人喜欢的是它能够分辨出亲疏关系。如果家来客人的话,它“汪汪”叫几声,摇头摆尾地跑到你面前,围绕着你添吮你的脚,手,嗅你的气味,不亦乐乎。如果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就做出欢迎的姿态,和你套近乎,用前爪轻轻抓抓你的腿,踢踢你的脚,不停地逗你。如果是陌生人,扯着缰绳子往这个人身上窜,疯狂地叫个不停。直到主人喝止才罢休。

  前年,它一窝生了四个小狗。我家留下了一个小狗。这个小狗由于跟随母亲,长的很快,不到半年,就膘肥个大,通色黑毛。嘿,可真是的,和它母亲长的一点也不像,性格,脾气都不同。它脾气骄横暴躁,令人讨厌,搞得我的家鸡不敢在鸡窝里睡,飞到树上睡觉,孵蛋跑到房顶上;对主人也不忠诚,所以我叫它“破坏者”。

  “破坏者”自出生一年来,做了许多坏事,惹的邻居都讨厌。惟独有两家看到这个情景偷笑,甚至有点幸灾乐祸。这两家— 一家是占用了我家的地不给,还赖皮地说我家的自留地也是他家的,财大气粗的耗子家;还有一家是村里的黄天霸,总是倚仗自己的大儿子是一市之长,欺负村民,我爸看不惯他们两家,就写告状信给市政府,希望市政府伸张正义,为老百姓主持公道。想不到的是黄天霸闹的更凶了,他对村委会施加压力,撤了我爸的村委会副主任的职务,让自己的儿子接替了我爸的职务。由于耗子的女儿嫁给了黄天霸的大儿子。耗子见我爸下了岗,更加嚣张狂妄,嚷着我弟弟住的院子也是他家的,并且要求我弟弟搬出去。气的我弟弟抄起菜刀跑到他家要砍死他,吓得他跪在我弟弟脚下求饶。

  耗子和黄天霸都喜欢宠物。他们二人也懂狗语。没事儿就牵着高大的狼狗溜达,总能把过路人吓的退避三舍,自己开心得忘了形。见我家的人不吃他们那一套邪招,无奈之下,就打我家破坏者的主意,分裂我家的团结——

  我由于喜欢牧羊犬,日子久了也听懂狗语了。

  这一天,牧羊犬来到我面前,表情很伤心,“汪、汪”地叫个不听,我习惯地听。它告诉我:“主人啊!我好伤心哦。”我不解地问:“怎么了!”它凄悲地感叹道:“我怎么会生出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借助仇家的势力闹分裂,想称王啊!——希望主人看在我对主人家的忠诚,不要嫌弃它,多批评教育它,”我明白地点点头,告诉它:“请放心,我们会帮助它的。我进到屋里,心想:”既然破坏者想称王,就让它称王啊,让它到我弟弟的院子里看家护院,享受享受和它母亲一样的地位。“

  第二天,我就把它交给了我弟弟,带回了他的院子里。不曾想到的是破坏者因为受到黄天霸和耗子的挑唆,野心越来越膨胀。在我弟弟的家里,不安本守份,看到我家里的人就疯狂地叫,而如果耗子在我家门口经过,就跑过去亲热。耗子就丢给它一块肉,它兴奋得直添吮耗子的脚。耗子阴笑着说:“小子,你不是狠吗!你的狗可是和台湾的阿扁一样贱。今后有你的罪受哦。”——

  在耗子和黄天霸的挑唆下,破坏者胆子更大了,对我的弟弟张牙舞爪起来,不允许家里的鸡和猪进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进去了就狂吠,直到把它们驱赶走。去年的夏季里,烦闷的热浪腾腾,让人只能跑到空调下吹凉风。破坏者也受不了屋外的蒸笼般的太阳熏蒸烤,就咬断绳索大摇大摆地闯进我弟弟的房间里,蹲在空调下闭目吹冷风,甚是得意。我弟弟看看了它,也没责怪它,还给它弄些食物吃,搞些西瓜吃,它更得意忘形了,晚上竟然赖皮地留在弟弟房间里睡觉。我弟弟不干了,驱赶它出去。它跑到堂屋门口,就掉头溜进进了弟弟的卧室里。弟弟没发现床下的它。第二天,嗅到有狗屎尿的骚臭味,就纳闷,四处查找,却发现破坏者在床底下酣睡哦。气得我弟弟抄起脚下的靴砸过去,正中破坏者的头部。破坏者一声惭叫,就晕忽忽地窜出卧室。由于它一夜都享受到凉爽的甜头,就渴望想经常住我弟弟的房间,还要作为自己的行宫。我弟弟肯定不同意了。

  这一年的夏季底,雨水很多,晴天不多。狗偷偷跑到黄天霸家里,给黄天霸汇报自己的想法。黄天霸命令自家的家禽兵出来迎接。狼狗在前面引路,来到了黄天霸面前。黄天霸抚摩着它的脑袋,并赏给它三块猪骨头,阴笑着说:“你很勇敢,你有什么要求条件就直接给我和耗子提。我和耗子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和条件的。”破坏者初始还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只是说过来拜访他们,目的认他们做主人 .破坏者边说话边察颜观色,看黄天霸是什么想法。黄天霸只是奸笑着点点头。破坏者见黄天霸只是笑,就更大胆了,说话节奏快了,脸色也有笑了。它说:“尊敬的主人啊!你对我的关怀我今生不忘。我有个想法:你看咱村里几千户村民的家里都有狗,把它们组织成一个队伍,由我指挥,再给我盖一个指挥部,来辅助你工作。你看行吗!"黄天霸乐的两眼眯成一条缝,直夸是好主意,要采纳,可是心里犯嘀咕:"村民会同意吗,破坏者的主人也不同意啊,犯起愁了!"突然他的眼睛一亮,计上心头-借助自己是村委会支书的权利,召开全村的狗运动会。于是指示他的儿子按他的说话精神行动。他的小儿子狗子是知道他父亲的心意的,和他父亲是穿一条裤子的,头顶坏死,脚底流脓,患上爱滋病,也要找大家垫背,所以不要指望他背叛他父亲的指示。

  狗子把举行看家狗运动会的通知利用村委会的广播播出后,大多数村民都反对,认为是无聊之举,但都惧怕他们父子,也就只能敢怒不敢言,服从了他们。通知内容:"各位老少爷们,国庆节到了,为了庆祝国庆节,经村委会研究决定召开看家狗运动会,望每户出100元钱,参与看家狗运动会,不得借故不参加,要作为政治任务看待。"

  国庆节到了,村民们都穿上盛装,带着苦笑不得的表情参与看家狗运动。这些狗可高兴坏了,以前总是陪角,今天终于翻身成了主角了,主人成了陪角。我牵着牧羊犬,弟弟牵着破坏者来到运动场。弟弟看见黄天霸都怒目圆睁,想过去撕吃他们,但自己弱小。破坏者却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认为自己要称王了,就能从我家解脱出来了,独自领导军队了。它跑到主席台上,欲向主席台就坐的黄天霸问好。狗子抬脚欲用脚踹破坏者,但看看在主席台下的弟弟正在怒目注视着他。他强挤笑脸,抓抓头皮,尴尬地硬生生把踹出去的脚收回去了。破坏者一脸的疑惑,心想:"他踹我干什么?他爸是我的主子,他也就是我的少主子啊。我可是听他们使唤的,在我主人的家里搞破坏啊。"就在这时,黄天霸站起来说:"乡亲们。现在小偷太多,村委会决定要成立个看家狗巡逻队,由我家的狼狗当司令,张彦强家的破坏者当副司令,不知可否。"村民们一听,议论纷纷。我弟弟性子急,张口就问:"恐怕还要收费吧。"狗子接上话茬说:"不多,每月50.元。"村民们一听,犹如炸开了锅,都不赞成。狗子把脸一仰,说:"不成也得成。"破坏者也开心起来,虽然没当上正司令,确弄了个副司令。自我感觉良好。村民们只能敢怒不敢言。

  此后的破坏者在我家里更是不可一世了,也摆起了派头,经常邀请狗友到访。

  一天下午,我的弟弟买了5斤猪肉,就放进厨房里,忘了随手把门上锁。破坏者见我弟弟一出门,一溜烟地跑进厨房,窜在案板上,一兜子把猪肉叼到了狗窝里,并把狗友请来吃个精光,一点儿肉丝都不留。我弟媳妇回来做饭,一看案板上没有猪肉,相当恼火,一个电话把我弟弟呼唤回家,很不高兴地质问:“猪肉放哪里了?你不是说放厨房的案板上。我怎么没看到啊。”狗懒懒洋洋蹲在窝里看着他的主人在吵嘴。弟媳妇认为我弟弟贪打牌,才说谎,根本没去买肉。而弟弟很生气的是弟媳妇冤枉他——明明自己买了猪肉。两个人大吵一架。惊动了我爸妈。爸气的抄起铁锨就打弟弟,嘴里嚷着弟弟不务正业。妈妈在一边劝说儿媳妇少生气。狗在窝里伸着舌头得意地回味猪肉带给它的新感觉。

  过了几天,牧羊犬对着我又不停“汪、汪——”地叫。我知道牧羊犬有事找我。我就走过去问:“什么事。”牧羊犬深叹一声,悲戚地说:“主人,我对不起你们。我的儿子和汉奸没什么两样。你们不是说狗是人类最可爱的朋友,是主人最忠诚的宠物。但为什么我的儿子给别的狗不一样,完全不是狗的脾性,像喂不熟的毒蛇。此时的我想起你给我讲的伊索寓言之《农夫和蛇的故事》。我的儿子就是这条毒蛇,你们不要做善良的农夫啊。我很吃惊。肯定牧羊犬还有重要的话。我就又追问:”牧羊犬!你就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吧。“牧羊犬含着眼泪把破坏者和黄天霸的阴谋告诉了我。我吃惊得合不拢嘴。但我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激动地说:”不要怕。对老脸皮厚如犀牛皮的人来说,道德劝说根本不起作用。更何况低级动物啊,更是不懂这个道理哦。还是让破坏者自毁自灭吧。要知道作恶多端必自毙。“牧羊犬哭着”汪、汪“叫个不停。我知道它为儿子的所作所为而伤心。你放心,我会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力劝它改邪归正,悬崖勒马,走正道,以免中了他人圈套。牧羊犬感激地点点头。

  弟弟回来后,我就把牧羊犬给我讲的破坏者,近段时间在黄天霸支持授意下策划的阴谋告诉了他。弟弟不相信。这个冬季里的一个星期天,弟媳妇在厨房做饭,破坏者抓住机会,叫来一群狗友,径直来到弟弟的堂屋,蹲在堂屋门口,面南朝北,见我弟媳妇进堂屋,就凶巴巴地狂吠。它的狗友也随声符和地狂吠,死活不让弟媳妇进堂屋。弟媳妇气得直哆嗦,抄起身边的木棍就打它们。破坏者带着狗友不让道,并眼露凶光,摆着扑向弟媳妇的姿态,欲扑向我的弟媳妇。弟媳妇还没见过这阵势,吓傻了。狗仍然狂吠个不停。弟媳妇转身就逃。狗们争先恐后地追赶上弟媳妇。又撕又咬。弟媳妇的衣服扯碎了,吓得大声哭起来。弟媳妇跌到在地,狗们围着她。就在弟媳妇面临着生命危险时,弟弟回到了家里。见到群狗撕咬跌在地上的老婆,怒火从丹田升起,抡起铁锨就朝群狗头上砸扫过去,碰上铁锨的狗惨叫不断,夺路而逃。惟独破坏者转身扑向弟弟。弟弟侧身闪过。破坏者嗷嗷叫着跃起,扑向弟弟,咬着弟弟的衣服就是不放松。弟弟的衣服撕碎了,手,腿,臂膀都被破坏者咬伤了。弟弟看阵势不妙,再不逃,性命难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三十六计,逃为上策。想罢,撤腿就逃。狗们就追。狗们追到大门口,就蹲在大门口。破坏者以胜利者的姿态“汪、汪”地叫个不听。我听的清楚,它在发公告:“大家听好了,今后这个院子是我的行宫,任何人都不能进来。同时,我要成立狗的王国,地球上的狗都住进来,听我指挥。”我弟弟先找到医生把狗咬的伤治好。直气的他钢牙咬碎。而黄天霸和耗子以及狗子偷着乐。他们就去找弟弟,想用1000元把房子从我弟弟手中买走。我弟弟高声说:“你们休想。我把院子烧毁就不给你们!”

  过了几天,弟弟的伤势愈合好,就去县里请来有猎枪的好朋友,穿上防护服,到了他的院子里。破坏者和它的狗友看到来了三个带枪的家伙。就有持无恐地和他们拼杀死斗。因为它始终认为黄天霸和耗子以及狗子会来帮助它们的,因为他们给了它们承诺——全力支持它成立狗的王国和霸占主人的院子。时间一点点过去了,狗友一个个倒下了,就是不见黄天霸和耗子以及狗子的影子。破坏者正在盼想曹操,曹操就到。破坏者见救援者来了,抖擞精神独自和猎人拼斗。黄天霸从另一猎人手里抢过猎枪,瞄准破坏者的头部就是一枪。但没射中,射到耳朵上。破坏者傻眼了。不理解主子的用意。就对着黄天霸“汪、汪”地叫个不停。它在问:“主子啊。我是你的奴仆啊,你不帮助我就算了,怎么要枪杀我啊!”黄天霸狰狞地笑笑说:“你只是条狗。却要做地球的霸主。那么我不成了你的奴仆。你的野心比天都大。我才想将来当个县长就满足了,能不枪杀你吗!”说完,一枪就把破坏者撂到了。破坏者惨叫数声,就一命呜呼,完蛋了,

           

u=1820154701,1076679668&fm=5.jpg (鄂州市国土局张彦强)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擦鞋美女和爱擦鞋的老板

下一篇:红利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破坏者]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