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风月

发表时间:2018年09月09日 作者:张艳点击: 收藏此文

关中风月

北戴河把自己伸展成一面旗帜,随便怎么看,都迎风招展,让人拙拙地爱不够。

初夏时节的海湾,是盛夏熙闹前的最好时光,海水有喘息的机会,这样的氛围最接近它——低沉,平稳,温暖。看似漫不经心,光芒却内敛而隐著,有人说,只有与一个地方发生实实在在的衣食住行,才有可能触摸到这个地方的内核。我来了,在海边吹海风,看海浪,眼界越来越清爽,心情越来越明朗,思绪越来越清晰。

一艘艘渔船划开水面,穿梭在云海之中。勇敢的冲浪者做了北戴河的细节,他们背了长长高高的帆进入海里,帆支起,海浪一涌,帆便晃动着顺流而动,一种清凉便晃在了我的心头。

我躺在沙滩上,这么大的一片天呵。耳边是海浪的声音。我看蓝天,看白云。听自己的心跳。听大海的声音,——大海有一种遥远的持续的呼呼声。躺了很久,第一次感到自己那么遥远。

喜欢海,持续地喜欢,朋友笑说,你这么热爱海,搬这里来算了,我笑着摇头,我太了解自己,天天泡在海水里,兴许我会又羡慕上别的。这样就挺好,有味道的日子里多出这么几个空白,由大海来填充,永远地藏在心头,足够了。

临水而居,“近水楼台先得月。”总有与鱼虾打交道的机会。海水如一条白练涌过来,冲到脚底,绿绿的海菜浮游着过来,长得拽不到头,各种小贝壳随着海浪涌上沙滩来,饿极了的小鱼小虾会把你的脚误以为美食,用湿滑的嘴,剪刀样的钳去轻轻钳动你的脚趾。一块大的礁石上,不知积了多少年的青苔,老绿着在岩石上簇成花朵。

居在海边的人口音中夹杂着东北的音调,又融合着关中人的正统腔,他们勤劳,自足。早起赶海撒网网蛤蜊,网兜里时而会蹦出一条大的梭鱼,这些生物经由人力、海水、阳光和时间,生长得如此丰富,这样一种人与物以及自然的合作,这样想着就会对大自然有深深的感激。羡慕每天拥有这么一脸海风的人,他们分明忙碌着,却是一种安详的忙,是晨光中宁静的忙,忙出一种世人少见的宁静,他们把繁忙和安详写在了一起,显在了脸上。

入乡随俗,每天慢慢吹着海风。北戴河的风简直就是绿色的,扑面而来,满是清凉的水汽和海的腥香味。晨曦和落阳下,在海边,带了一本格致的自选集《风花雪月》,大海看累了,就从景色中收回目光,落在薄薄的册页上,我发现,此时此地此身,除了雪外,风、花、月都切切在经历着,契合此境。我想季冬时节一定也要来这个地方,才够完美。那时的海湾除了胸中有千古事,还会有弥天盈地的雪点染春秋的大气魄大胸怀,给雪压冬云白絮飞的海湾万般光芒。

山海关,作为关隘被叫了1600年左右,可以追溯到明朝,由明朝再往上行,这里发生的事情多数已被历史的灰尘掩盖住了,但有些仍然模糊可见。“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高高的城楼上,“天下第一关”的大字矗立了多少年?这字书写的来历颇有几分传奇呢。据说此书是明代著名书法家萧显所写,笔力遒劲浑厚,大气磅礴,与城楼的沧桑浑然一体,特别是这个“一”字,不是同其它字一起写上去的,而是书者将蘸满墨汁的笔抛向空中点上去的。可想当时,书法家的豪情,泼墨时的不拘章法,大笔抛向空中的力道,大气天成。

这么美妙的传说故事让人不禁频频仰望遒劲之字,突然看出了一点逍遥的味道,不愧是恣意挥毫的笔墨,逸兴横飞,它在墙头上不动声色地一压,老城墙就镇得从容、内敛、大气,谨慎,上天的造化和人的努力让这个地方调适到了最恰如其分的位置呵。出了此关,向北便是苍茫东北大地。在城楼内,从剥剥落落的亭柱旁,《万里长城山海关古远复原图》把“京师屏翰,辽左咽喉”展现得淋漓尽致。层峦掩翠,树木茂盛,光长影短。城楼内廊亭疏阔,碑碣林立,默默无声,雅雅乎民居院落,郁郁乎老树花木,灼灼兮清新之风。

站在山海关的至高点上,龙头低回,浪头声声,这种“直到天门最高处,不能容物只容身”的境界,当初皇帝老儿早就有过吧。老龙头的美已经超出了它现实的意义,原来从航拍的图片上看过山海关和这只龙头,而真正身处空中俯瞰,这只巨龙之首从东方缓缓抬起,倔强的身躯被慢镜头拉长,延伸,蜿蜒着一路向西,旧砖新墙,诉说过往。远处汽笛沉沉长长的一声,像是在和我打了个招呼。

鸽子窝海滨公园大门紧锁,之前做了功课知道它正在建设中,但我不甘心,还是觉得应该来看看。碰了壁后,竟然想,能不能翻墙过去呢?我似乎听到一个可爱的老头儿在喃喃自语:“如果你来访我,我不在,请和我门外的花坐一会儿。”此时虽是初夏,但花落春仍在。不甘心的我就摘它门前的桑葚吃,再沿着河沿走,就走到了它的侧面,虽然正面见不到鸽子窝的真容,但这里的栈桥很美,望海长廊很像是一部无声电影,有喧哗,但没有声音,有身影,但不像人间。海水蓝,人可爱。

趁着激情,留下最有感觉的影像。和着美景,拍了几组非常满意的风景照片。在影像里,海浪、沙滩、阳光、长裙、栈桥、草帽,还有书,还有我,像一种时光的定格。待到新桃换了旧符,这些珍贵的影像就开始絮絮讲述一个韶润迷人的故事了。

读老城墙,看史书,寻古迹,品美食,找天地人的大道理。千年的晨钟暮鼓每天早上准时钝响,整个世界退得很远很远;月挂中天,寥寥落落的几颗星子风情地散落四周,关隘、城墙、海水,一处处,一角角,许多的东西隐隐浮浮。世事变迁,有的东西永不会变。

写了这么多长长短短的文字,似乎还是没有把多情的海,有故事的关隘,龙首的风月,满腔的爱写出来,千言万语抵不过毛主席的一句:“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我佩服古今诗人才子的才情,假若我是一个诗人,我一定会写出洒洒长诗的。但我不敢写下一行诗,不是不想,实在是自惭形秽,不敢率尔操觚。罢了罢了,岁月醉沧桑。晨钟暮鼓,旧砖新墙,花红叶绿,水波盈漾,皆已入眼入心,就好,就好。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关中风月]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