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镜子和谌烟自杀之其他

发表时间:2018年08月04日 作者:加里东点击: 收藏此文


看着安妮的的鞋子和脚 
在网络巷里享受冷酷 
宝贝   你的犹豫和冷酷 
在苦难的百姓在穿针引线中 
度过饥荒的夜晚 
苦难近及:地球的升温,沙尘暴,赤潮和非典 
还有我们的悠闲和安逸 

在世界的第一洲   黄色人种的文化末端 
我为爱我而学习 
在夜半披衣找寻漂亮女子疯狂 
剪一枝春天的花朵从膀胱走过 
我听到夜里的悲歌 
从空旷的草地徐徐飘来 
象枝缠绵的香薰 
涤荡着安恬的欲望口号 

农历的五月    把中国的诗人全部灌醉 
汩罗江的河水成了中国的国粹 
农民兄弟划过饥荒的手    轻轻划着龙舟 
踏水而泣    

泛舟而歌 


我打开一扇窗,从窗望向窗外 
无数的飞鸟 
立于数码相机之下 
窗外的行者如潮 
无奈地叫卖着生活的羞涩 
他们成为业界的英雄泪水 
我看不到滚滚的长江水 
看到湖之南死水微澜 

我看不见女子的疼痛 
谌烟   已在诗歌的某一页酣然睡去 
甜蜜地枕住了我的黎明 


一夜的不知情推开黎明的门 
听公鸡很时尚地叫晨 
叫泯了海峡对岸的枪声 
起舞的晨练步伐和不真实的PS新闻 

全丫环式的武士在巾帼的舞裙里应征 
用着台湾的芯片学习微信聊天到天亮 
带着病毒复述着诗手写诗 
从朦朦胧胧的柴门边 
我看到迈进一个女子的汹涌澎湃 

入没于生死之门 
谌烟学习到生命的最后一章 
包括什么时候同居 
什么时候在爱情故事里断裂 
现实的诱惑,死亡的伟大

服毒的野马决定了升空的前程 


那一夜,自杀象一把军刀把灵魂剖析 
留下肉体 
让丰满的女子失去21克的核心 
21克的灵魂象一朵永不凋零的花 
开在我们的心灵 
谌烟   把秘密带走 

剪也剪不断的哀愁象阴雨 
在中式的五月跟着屈子同行 
那一夜没有恋情的人 
在诗行里不存在的谎言里归家 
开始热恋被世界割舍而折断的陌生 

那一夜师者被徒者割舍 
灵魂变成清理男女关系的剑刃 
带着风清月高的圣洁,在婚床中泯笑 
留下遗梦的诗与画 

为了爱自杀与为了爱说活 
让我们无法原谅诗歌的无能 
欲望波及   人性点火 
某种酸软的感觉更强 
站在自己隐私的角落把全世界看透 
我的亲骨肉恋情被春天谋杀 
我的欲望醒来时人去楼空 

那一夜我倦厌成为诗人达到浑浊的极点

五月的汩罗江和枪声,象一个演剧的过程 
我的爱人疑惑地瞪着黄昏下拉歌的龙舟 
在月光下蠕动 
谌烟,被迫成为是我们所喜欢的烟 


我的胸口一阵蛮痛痉挛 
挣扎不再冷寂 
我们所不曾相识的翅膀全部折断 
爱可以为大胆造次 
布荷生计的时钟一分一秒地 
计算着灵魂的腐蚀和肉体的哀色 

人在巅峰上 
对爱的失败以自杀告终 
我的心灵从变质地赤裸变成了血腥 
杀一个人的思想,从消灭灵魂开始 
从消灭膨胀的子宫开始 
为什么,却要等到灵魂在水里浸湿 
等到街边的混淆 
爱从寒冷的诗句里沉寂 


每一次回归都存在记忆,从人性的本质开始 
我朦胧朦胧犹看不清云和雷雾 
谌烟    遮饰了灿烂星光 
她的行为遥远不可及 
在圣贤书里被人摹本 
象诗歌可怜地表被重复 
可怜地被人搬门弄府 

象生命倒霉地熄灭燃烧 
一个人小小的子夜 
我的忧伤象赤裸的诗人 
头裎于新闻前头 

被爱情流放于他乡的寂寞 
忧郁的胡子,搓过爱情和死亡的背脊 
在狼烟滚滚中 
在热情的侃连中 
在隐诲的春药诱惑中

象猪一样的做爱 


今夜扮作爱的流窜犯 
舔舐爱情许久 
柔软的拥抱 空气紧绷 
爱的体温逐渐升高 
意气更坚硬 
我从你的思想中迸进 
在欲望的森林里寻找候鸟 
狂浪而至 禽蝶起舞 

如果借个男人能够让你生命重生 
今夜 我会非常严肃地面对你 
沉寂   碎裂或者牺牲 
即使爱需要从将军到奴隶 
我会遥行注目礼于你 
从胆汁到胆量


亲爱的姐姐!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80后镜子和谌烟自杀之其他]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