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梦,种田郎

发表时间:2018年08月04日 作者:加里东点击: 收藏此文

【他似梦,种田郎】

快乐是人一生最大的生命意义,而我们大多数人在疲于奔命中渐渐丢失,学会在平常琐事中舒展身心,不被压力绑架,请你试试,跟我们这样做,会有意想不到的愉悦。


1. 魔都不努力,回家种田去

十月的魔都,空气中已有一丝寒意。

闯哥还是很有本事的,在股份公司成立之前和之后,他基本上是利用强哥这个棋子,一起打拼出来天下。

当时的分公司,实际上是三分天下的生哥主政,云哥已经脱离轨迹,不是一般见识地单打独斗。对云哥的野心,闯哥只能望其项背,但也厌恶他的中饱私囊,属于非主流;华哥望尘莫及,典型的地瓜烧,肯定是小打小闹,翻不起大浪,基本可以忽略;现在机会来了,设立一个资产中心,让生哥妥妥地带着阿昌两个人整偏门去了。

借着东哥的东风,闯哥要扩张成股份公司,可以摇身变成了魔都的老大。他像一个下棋的高手,搞一个奖励基金计划,还要生哥接单的项目乖乖地上缴到他这里来,这是要降了他的职,还要了他卖乖,同时还进行成果转化,可谓一举三得。

眼下都流行 I 服YOU,可是,这下真的服了自己了。

变革的风,已经放出去许久了,很多人都来打招呼,有走马观花地祝贺,也有诚惶诚恐的恭维,还有拖家带口的,可谓门庭若市。大意就是自己有点像中汉的革新家,王莽上位,非己莫属。

闯哥时不时想起,阿炳常对外人窃言“闯哥是一个造反派”,当然这句话也是在凤凰总部就流传开的,为了这一句话,他付出得太多太多。

当年,他来魔都的时候甚至背书承诺,规规矩矩上班,老老实实做人,不跟领导唱反调,不安排老婆到公司上班......,等等。可是,阿炳你即使今天退休了,你的预言很是很准,我还是主政一方了。

依附东哥其实很容易,两杯小酒就搞定,接下来给他点小股份,全盘都是自己说了算了。

在闯哥心里,股份公司就像一个庞大的世界宫殿,绚丽多姿,十分诱人。此时,再怎么掩饰,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偶尔,想起特别是即将成立的公司,暖暖的股份。

开朝时代已经来临了。


2. 记忆再干枯,一晃也心潮

强哥这个时候一心扑在他自己承接的上环中心项目上,对外事不闻不问,不理不睬。那个劲,让人感动让人恨又让人有点不放心。

闯哥有点想疏远他,这小子总是跟他的步伐这么紧,反正跟对主子有肉吃,强哥被局外人都善称为二号首长。

这个小子,不吭不哼就把第一单接下了,不说能挣钱多少,光第一高楼名号就可以炫耀多少年。这个好东西献给股份公司,作为开局的第一份厚礼,别说多带劲。况且这小子还美言说是项目是闯哥接下来的。

第一高楼,又要科技攻关,又要承载全凤凰的荣光,看他如何把日本鬼子忽悠乐,闯哥以开局事忙就不去工地了。

在闯哥眼里,从来都是小跟班的强哥,看来也不是一般狡猾的。

95年,闯哥来魔都的时候,就被安排在强哥担任技术负责的中泰项目搞搞施工。当时魔都的项目经理都是总部的部长、副部兼任,只有技术负责是种子,三个技术负责分别是强哥、云哥和文哥,而强哥负责5000万的中泰是光哥部长钦点的,云哥负责1000万的康广是九叔的铁杆阿涂凑数的,文哥负责的3000万的爱圣是马布里推荐外借给星星的,马布里和文哥的岳母是同事。

那个时候,闯哥作为新兵,虚心地跟着强哥学,觉得强哥的能量和权利无穷大,却怎么也看不出水平来。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明白过来,顿觉高山仰止。

那是95年下半年的某一天,犹太帮的机长小金在2号钻机在80米桩耍了小聪明,被当场逮住,眼看“见光死”就要来临,光哥和马布里团团转,生哥也束手无策的时候,这个时候强哥出大招了。

那个时候,刚好中午,全项目都要炸开锅了,这个“见光死”,将洗尽光哥担任部长以来的一切荣誉,一想到可能被清场,被中墙和业主曝光,对于这个政工出身的部长来说是头一遭,简直晴天霹雳。

光哥急得伏在桌子上哭泣,那个对生哥的恨从哭声里都能听得出来。这个时候,强哥刚好外出回来,一头雾水,了解了事情真相后,说这有啥难。

......然后的然后,强哥就不花一分钱,知道这个事情的监理和业主,把事情偃旗息鼓了。

后来一切都风平浪静了。

之后,开始诞生了潜规则这个名词。


3. 最美的不是现在,而是曾经的不畏惧

闯哥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强哥用了什么招,在30分钟内就轻而易举地把这个棘手的事情处理掉了。而这个,乃至现在,都没有人提起,因为谁都知道,这是生哥纵容犹太人的结果。

只是,强哥轻轻地说了声,光哥,晚上你可一定记得要请我吃个饭哦。

整个中泰项目参建人员400多号,活跃像一支部队,统帅是搞政治工作的光哥,那个时候的生哥和马布里搞帮派斗争,执政当然落到年轻的强哥。

为此,强哥当时得罪了不少人,虽然也为很多人谋福利。那个时候的责任制是定额,钻机是抢进度的,管理人员工资是跟随钻机,即一个月一台机完成15根桩就可以人均月薪8000元,完成20根桩就可以人均月薪16000元,完成25根桩就可以人均月薪32000元。整个分公司的工资随这个工地定调,这个责任制在当时是有漏洞的。

可是就在当时,那是个不开化的暴利年代。责任制一出,所有员工除了一个月外,其余每个月的工资都在40000以上,可以说经济管理上,除了厚哥外,操纵经济杠杠的能手就是强哥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员工的第一桶金。难怪中墙的领导说,凤凰公司发的工资是英镑,执行的是美国标准。责任制真伟大,后来上级查账的时候,对责任制也无可奈何,只是说,利润做得太强责任做得太小而已。

中泰项目施工时牵引出帝王大厦项目,就在工地隔壁,因为两个项目神同步。

项目组阁,将马布里一派全部调到那个工地上,涉及项目技术负责人选又是一番争斗,生哥主张张之洞,马布里主张闯哥,还有人主张用阿昌,于是进行投票,结果票数相当。

针对阿昌苗正根红、阿洞老实巴交、闯哥有书面承诺的现状,真是各有千秋,按照政工律法,班子成员和凤凰领导逐一表态,这个场面就像现在的民主生活会,涉及各派势力和利益。

最后光哥征询旁听的强哥,强哥说,现在是走市场时分,搞经营,应该不拘一格不计前嫌,从为人为世,组织上应该每个人的发展,对得起每个人的付出。

那个年代的人还是很有良心的。结果是,没有想到反而因为后生的一段话成了决定的一锤定音。

后来,闯哥知道了这个事情,真心地说,强哥,谢谢你。


4. 如果你是瞎子,只有天黑

让光哥钦定强哥作为王牌总工的最终,其实源于一件事情。他说,只要我做项目,强哥是金不换。

那是95年光哥上任部长的一个月左右,由于受生哥保守主义的影响,交航项目连续发生质量事故,最终导致4起严重经济损失事件的发生。当时,每一套设备机具很昂贵,每一次意外,直接报废机具费用在3万元以上,工程损失也要4万以上,更可怕的是与交航的合同质量奖30万将泡汤,对于当时魔都月收入千元的生活水准,简直是一个噩耗。

那个时候,九叔已是外调高升,挂名项目经理,辉哥作为副经理刚刚强行提任强哥为技术负责,生哥是常务副经理,为此人事任命辉哥与生哥发生不愉快还辞走项目。基于这种现状,强哥再置身事外也如履薄冰。

看着光哥的愁滋味,强哥发扬在高校的优势,不仅让设计逐一确认修复方案,免于补强;而且即使是在基本合格的情况下,让质监部门把项目评定为优质分项,而且顺顺利利拿到优质奖。

在庆功酒会上,业主颁发奖金50万,亲手送上昂贵的纪念手表,分别授予刘总、光哥、生哥和强哥。用业主对刘总的话,我们都对评优质不抱希望了,结果是小老乡把优质扛回来了,这下子,百年校庆主席来了全校有光了。当时在场的平平都说,我在质监站都办不到的事情,强哥办到了。


5. 莫须有的秘密

这件事,光哥一直觉得奇怪,曾悄悄问起。强哥笑笑地说,我就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我们项目是大主席上任以来第一块高校出让的土地,百年校庆的时候正值项目土建伊始,大书记回母校的时候,说起基础优质正适时候,结果你们不评优质,反正我是话带到位了,万一主席问起为什么没有优良,我们可得如实回答。

第二句话是,评优质与质量一次通过有关,而与其他标准无异,对于高标准的评定并不能减少其应用的标准,所以我们的产品等同于市面上的合格品,至于不给不给评优质,自己看着办。

这两招同样也是潜规则,而且是官场上的潜规则,发挥得淋漓尽致。

正所谓,口气大了,也有好处。后来的事情也就大家心知肚明。

股份公司马上开业了。闯哥很想静下心来找强哥聊一聊,可是他最期待的强哥,一直对此事不闻不问。直到公司都快成立的前一天,闯哥找到强哥,让他当股份公司的总工,强哥竟然拒绝了。

其实闯哥心里,对股份公司还是一头雾水,未来怎么操盘,他怎么也说不清。这个时候,除了强哥能帮忙,硬着头皮,项目还是云里飘。

在他眼里,强哥是一个能文能武的人才,他的所有优秀材料都是由强哥一手庖制出来的,包括在座很多人的一级项目经理证书都是强哥庖制出来的。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强哥的文采还让35岁的闯哥获得全厅最优秀杰出青年,35岁是一个什么的年龄,能挤进去抓住头榜,在当时没有网抄的时代,评选材料肯定是十分精彩的。

其实,海明威也曾经这么说过的。


6. 忘了怎么后退,全被时间扑了空

咬咬牙,就给他一个副总,总可以吧,以后再慢慢治他。

在闯哥心里,总工,其实是强哥再合适不过了,可是也不能强求也就让俄总或者猫哥担任吧。就这样,初步格局形成,闯哥担任总经理,华哥和强哥担任副总,俄总和猫哥担任副总,老黑担任财务总监。

05年,股份公司成立第一年,某一天,凤凰总部要求一天之内公司要撰写一篇有关股份公司20000字的先进事迹上报。

所有人都傻眼了,闯哥盯着班子成员,心里想除了他、生哥还有强哥,其余人就是给他们一个世纪也写不出的一帮窝囊废。

结果是,那个晚上唐长老请大家吃饭。除了强哥主动留下来一夜之间完成了所有的文字材料,还如愿评上全凤凰优秀,那个时候,内心除了感动,还有一丝丝畏惧。

在他心里,强哥这个人太可怕了,用雪哥的话说,不奢求名望也不贪财行为也很正派,为分公司拿了那么多的项目,目的是干啥呢。

试想一下这么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一直留在身边,是不是一颗炸弹。

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02年温嵌施工,闯哥是项目经理,一天到晚在工地上,10台设备竟然一天打不出3批产品,而他回魔都开会的一周内,强哥竟然瞬间搞出80个成品。

让他生气的是,再见总监的时候,闯哥跟总监说,一周没有在现场,进度上不去,意思是说有点失职。

总监竟然说,只要强哥在就可以了。言外之意你在不在工地没有关系,你在工地上进度反而上不去。

从那一刻起,闯哥开始忌才,可是里里外外,从技术、施工、预算、招投标都是强哥在打理,除了他已经无人可替。

闯哥从内心有点敬畏强哥,众所周知强哥是他来魔都的直接领导,强哥的一手打油诗让九叔非常赏识,包括闯哥自己如何上位的,心里一清二楚。现在打天下就是要靠真本事,没有什么本事也难保全了自己。

咬咬牙,就给他一个副总,总可以吧,以后再慢慢治。在他心里。总工,其实是成哥再合适不过了,可是也不能强求也就让鹅工或者胡子猫担任吧。就这样,初步格局形成,阿建担任总经理,“死猪”和成哥担任副总,鹅工和胡子猫担任副总,老黑担任财务总监。

05年,股份公司成立第一年,局里要求一天之内公司要撰写一篇有关股份公司20000字的先进事迹上报,所有人都傻眼了,阿建盯着班子成员,心里想除了他、阿盛还有成哥,其余人就是给他们一个世纪也写不出的一帮窝囊废。结果是,那个晚上唐老板请大家吃饭。除了成哥主动留下来一夜之间完成了所有的文字材料,还如愿评上全局优秀,那个时候,内心除了感动,还有一丝丝畏惧。在他心里,成哥这个人太可怕了,用雪生的话说,不奢求名望也不贪财行为也很正派,为工程处拿了那么多的项目,目的是干啥呢。

试想一下这么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一直留在身边,是不是一颗炸弹。

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02年温州嵌岩施工,阿建是项目经理,一天到晚在工地上,10台设备竟然一天打不出3根桩,而他回上海开会的一周内,成哥竟然瞬间打出了80根桩。

让他生气的是,再见总监的时候,阿建跟总监说,一周没有在现场,进度上不去,意思是说有点失职。总监竟然说,只要成哥在就可以了。言外之意你在不在工地没有关系,你在工地上进度反而上不去。

从那一刻起,阿建开始忌才,可是里里外外,从技术、施工、预算、招投标都是成哥在打理,除了他已经无人可替。

阿建从内心有点敬畏成哥,众所周知成哥是他来上海的直接领导,成哥的一手打油诗让九叔非常赏识,包括阿建自己如何上位的,心里一清二楚。现在打天下就是要靠真本事,没有什么本事也难保全了自己。

虽然是成哥担任了副总,但是不给他职级,不给他进董事会,不让他当职工代表,不让他出席股东大会,所有中墙的会议不让他参加,所有大项目建设不让他参与,让他只有打工的份,这样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7. 你是猫,一直黑眼睛黑心脏的星猫

虽然是强哥担任了副总,但是不给他职级,不给他进董事会,不让他当职工代表,不让他出席股东大会,所有中墙的会议不让他参加,所有大项目建设不让他参与,让他只有打工的份,这样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闯哥把强哥包裹得严严实实,很多人都知道有生哥、荣哥、华哥,甚至开口闭口就是这个总、那个总,而你强哥,永远只是强哥。

很多人都不知道强哥。你分管办公室,但是办公室主任是老三,你管个啥。断你后跟,看你折腾.........

就这样晾你,不死也脱你一层皮。

说到做到,一晾就是二年。

原来你的徒子徒孙都被逼离开你了,吴兰何都转向成了闯哥的门生,嘉中心施工开展得轰轰烈烈,除了叫你设计一个宣传广告,叫你写一篇签证报告。强哥、建建、侯哥就三人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连傻子都知道你是靠边的。

闯哥生猛啊,他知道,凡是有抱负的人,一定就在办公室渴死吧。

强哥确实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


8. 一杯开水的意义

他无所事事,一杯开水,自己的茶叶。

时间万物一通百通。学什么不重要,悟到什么才重要,悟什么不重要,做什么才重要,做什么不重要,度过去了人才重要。强哥想起,啥时代了,君为臣死,还他妈臣一定得死。

沉寂太久,悟性太高,何以消愁,没有杜康,唯有暴富。

一只股票,一篇文字。这一消停,08年春天,股票盆满钵满,炒点股竟把自己炒成股王,那就见好就收。收了股,再炒点房。这一炒,房子也不得了。

08年夏天,就开始炒工程了。这一刻,心态复活。你不 让我做工程,我自己接工程,我接的工程好的自己做,不好拿钱的项目用公司做。

先后接了波大、钢大、名寓、华城、月湖、盐湖、温行、世航......连曹总也奉送了世博项目,所有项目如雨后春笋,接涌而来。

古来违逆的大势,民间开始流传,今后的十年是强哥的十年。这种说法是不是在说,强哥要逼闯哥退位。

为什么要逼闯哥退位,其实最早的言论是闯哥自己发出的,毕竟功勋很大,也受众人支持。彼时,闯哥受转正处纷扰,受美人诱惑,早以无心国事,当时一时气话!的确当时形势,必须要强哥参与巩固分公司基业,仗打的特别好,群众基础广泛,年轻力壮,胸怀大志,忍辱不惊,遇事不慌!除了他,什么大奸大恶或者过分昏庸之辈,一概无能。闯哥心里跟明镜似的。

强哥每次分经营奖金的时候,都把自己的40%以做工资表的形式奉送给闯哥。闯哥知道,除了奉承,他应该还有这个意思。可是内心的执傲,让他不服输。

这一次,闯哥错了,他不知道,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高高的神,强哥是重情义的人,当所有人都撇去闯哥的时候,强哥始终都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9. 被套路的66号公路潜伏

闯哥在公司已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每年近亿的产值报表让他的职代会风光无限。他擅长于与天斗与地斗,宫廷戏看多了,中毒太深。

他开始又出手束缚强哥了,其他不说,先从车说起。从车禁,束缚你。

首先,进入视野的是:无车用车阶段。

大抵意思就是,公司的车,指定登记,说明出车理由。闯哥似乎忘记了,侯哥是驾驶员,也是与你闯哥抡桌子的对头,对此不遵守,不登记,你闯哥没有办法。侯哥是强哥的死党,强哥的事情他可以不折不扣地办理,为此还诞生一折笑话。波司项目,从投标到签合同,都是强哥电话里沟通,侯哥迎来送往,直至签合同的时候,强哥还不认识工程副总,强哥带着闯哥、高经理去签合同的时候,以上卫生间为理由询问房间最终四人圆满完成合同签订。这一细节看出,强哥也不乱花钱不乱用车,做事还是有分寸的。

其次,进入视野的是:有车用油阶段。

大抵意思就是,强哥借着小孩子出生为理由,买了车,找个理由在项目施工阶段里报了油费,闯哥也同意了。可是预想不到的是,强哥的工地不断,变成用油报销不断,特别是去盐城的时段,车子简直就是强哥的天下。

紧接着进入视野的是:有车无油阶段。

那么就执行上级政策,私车不能用油。可是,你强哥已经财大气粗,油烧得起,打个招呼,冒个烟就不见了,甚至私车公用不计报酬,简直无法无天,结果还是控不住。

第四进入视野的是:有车不准开阶段。

还是上级政策,科级以上干部不能开车。那么怎么办,经营的路子一旦打开,想收闸还是不行。强哥这个时候已经富得流油,偷偷买车,一买三,一辆66号公路放在办公室楼下掩护上下班,一辆自己出行,一辆宝马750老婆商会活动。这是一个掩饰阶段,接近一年时间闯哥才发现,可见你闯哥想见不见,车都在那里。

于是乎,衍生一出,从温州大面积撤回的决定。断你后跟,炸你大本营。这一次,有识之士都知道,革命的道路上,生产不是主要的,阶级斗争已经上纲上线。


10. 人间草木大烩面

12年底的人事门是闯哥一手策划的。当时的集团已经被划分为三派,他和荣哥是当权派,猫哥和俄总是小跟班;华哥和生哥是犹太帮,令人讨厌的犹太帮;而阿昌、强哥是无门无派,谁都可以利用的事业帮,而强哥是一个刺头。

生哥是搞不掉的,他的背景太深。幕后操纵让华哥、强哥、阿昌、猫哥落选,生哥、俄总、荣哥和他的幕后当选,目的是为了扶正荣哥的就职之路,搞掉华哥这个总经理,杀鸡给猴看,除去强哥这个刺头,减少威胁自己的隐患,顺带牺牲了两个小啰啰。

民选有党委主持下宣布公平公正进行,监督方式很好,选票整齐投入票箱,大家可是翘首期盼......可是最终没有开箱。

一周后,公示在总部张榜,未在魔都出现。

13年元旦当天,放假期间,四人集团偷偷开了闭门会议。魔都的天空布满灰蒙蒙的雾气。

总部传来消息,华哥跳出来辞去仓坤项目经理,强哥在房间里继续写着自己的标书。阿昌一头雾水,猫哥摇头叹息,职工所期盼的景象,换来职工个别人的上诉,至今是一个迷。

闯哥为何控制不住元旦之变。他开始怀疑这里的一切,最先怀疑强哥,接着怀疑华哥,怀疑侯哥,怀疑民哥......怀疑所有人,发现周边都是鬼,可是谁是真正的鬼,谁也没有说出来,谁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民哥“疯”了。

他练起类似于“药疗”的功夫,在基地宿舍里,整个房间飘满草药味道,自己头发光光,眉毛光光活脱脱一个计春华形象。由于接受不了外人戏称他练法轮功,让周边的人觉得另类。

最主要的是,组织上安排他去仓坤,他不去,而且矛头直指;阿昌去劝说让他出来上班,他要打人;班子会议上,闯哥以民哥有精神病为理由提出讨论,准备写报告给总部,说他因为药疗走火入魔,打回总部,竟然集体签字.....强哥一看,不对,这个组织是不是疯了,他说我们草率地给人下结论是不对的,再说是不是精神病也应该是医院说了算的,让我去试试,劝说他出来上班。

闯哥马上拍板让阿昌陪强哥一起去,本来就在火头上的他,定要看看强哥是如何扭转乾坤的。

对这样的安排,强哥是不满意的。本来劝说一个人涉及到个人隐私,为何要两个人参加呢,可是闯哥的安排他又不能明说。

于是只有一个人拐道去劝说。

结果是民哥正常上班了,强哥把闯哥惹不高兴了,因为没有带阿昌这个组织一起去。


11. 坐不稳的车,呼啸而过

又是一年春来到。

不知道哪一根神经肿大了,闯哥开始要禅位。闯哥大忽悠的水平真的很好,不到最后一刻,你都不知道他忽悠的水平有多高。

他还是说动尧总对强哥实行攻心,说抱负、有理想,组织上谈话多次,党委会谈心,一定要禅位给强哥,就你强哥是钦定的接班人。

其实也不能说闯哥是大忽悠。选定强哥作为接班人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是,强哥是全厅最年轻的后备干部。荣哥比他大两岁,职级比他低一级。

第二,强哥性格稳重、聪明灵活,这点在生产经营多次体现出来,而且作为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自然感情比其他人深厚一些很正常。

第三,强哥确实有在当时不可替代的作用。强哥既是技术管理的好手,又是经营的鬼才,按照时髦的流行语就是能文能武,尤其擅长打经济仗,从事经营工作多年,社会经验丰富,这正是分公司所最需要的。

第四,强哥确实自己实力也很强。经营工作从不失手,业绩有目共睹。在他的印象中就是箭无虚发,箭箭中靶心,出奇不易中标项目。

第五,尤其其本身家底较厚,做事心态好,今后经营信息奖,能秉正公道地分配,对自己也有一定的好处。

但是,强哥遇事喜欢拍板,喜欢在闯哥面前打出其不意的牌子,一高兴,就直接来个中标项目,让他一头雾水,而且更担心不甘心作为傀儡。

就这样,闯哥左右为难,如坐针毡。

但是强哥就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

第一,他无心于宫斗,他如果接受了,会让人觉得好大喜功;

第二,他不愿意做傀儡,总觉得缩手缩脚,十分不爽;

第三,他心凉了,闯哥一手庖制的元旦门还不远,谁知道他还想折腾出什么新玩意。

你愿意让,就让给荣哥吧。

这真是一盘散沙,谁都不愿意做替罪羊了。


12. 只把独处当成一种乐趣

组织人事还是很认真地来考察说是考察,实际上是走形式,强哥心里想,哪有这样的领导,是逼我辞职吗,我可十二分不愿意。

他们找班子成员所有人都谈话了,最后就留强哥见面谈话,党委秘书在旁边十分认真地做着记录,态度和蔼地像一只猫。

准备拍板了的时候,谈话开始。

组织问:组织上想把大任交付到你的手上,你肩膀上的重担要勇于跳起来。

强哥说:这个大任太大了,我当不起,另行考虑别人吧。

组织问:闯哥勇于退居二路,实为年轻人让路。

强哥说:请问,我何德何能,担当此重任。元旦之前,我连班子成员都不是,也就是说组织上考核我不合格,现在就说我让我当负责人,我这颗小心脏受不了。

组织问:前一段是我们组织工作的失误,希望你能理解。

强哥说:我不愿意,第一,闯哥还年轻,让他年纪轻轻就退下来,他会老得很快的;再者,我们这个团队,他是主心骨,失去他,就没有一种精神,我可担当不起。第三,我一直主打外围工作,对内部群众的工作了解不够细致,职工关心也不够。

组织说:经过闯哥的强烈推荐,我们认为,你十分胜任。

强哥说:我自由散漫惯了,自己都管不好自己,更没有时间管别人。

组织说:那怎么办,我们都已经答应闯哥退了

强哥说:凭我多年对他的了解,他继任领导是合适的,现在人心很不稳,不适宜打动干戈,如果我上来了,你说我是改革还是不改革,你们准备置我于什么境地。

组织无语。

这个事情就这样搁置,全处的人都认为这一次谈话是无稽之谈,大家都不当一回事。


13. 大概顺风顺水,B面诞生

又过了两个月,凤凰职代会要召开前夕。

闯哥又找强哥谈心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应承下来,我实在是太累了。前三天,强哥都会之一笑,不吭不哼。连续四天,好像比刘备三顾茅庐还真诚。强哥一烦之下,就答应了。

那就试试吧。

好,明天上海班子全部去凤凰,让党委宣布对你的任命。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这个位置是被逼出来的。

这个时候的心情,闯哥是负责任的,强哥是复杂的。但是双方已经达到某种默契,分公司似乎也有了希望。

夜深了,天亮就要去凤凰了。

哲人说,如果你百分之百进入忘我境界,那么你就快乐了。可惜,作为一个普通人,你可能就做不到这一点。随着时光的流逝,苦苦思索产生了质的飞跃或质的蜕变,在心里,我们都在有意无意地接纳了一个词:灰色地带。

人与人交往,在简单的黑与白之间,还应有一块过渡的颜色,那就是灰色地带。这个灰色地带常常左右了前进的方向。

生命中的两种人都失眠了,就像闯哥和强哥。

年已不惑,悟到这些,为时不晚。可是闯哥一直在回味,廉颇老矣,那些曾经紧握过的双手,那些一路相伴一路高歌的狐朋狗友,是不是明天开始就消停了。他有强烈的想法,生疏而透彻地混混欲睡:是不是还有机会,把权利夺回来。

强哥觉得自己十分冤啊,那些阳光下展示的诗情画意,可能从此不再钟属自己,自己踏进另外一个漩涡,好像一个黑洞,40名员工不神秘而赤裸裸向你伸出手要饭吃。纵然自己整个身心从地面立刻飞上天,像一个辛勤的淘金者十倍努力,也是十分单调:是不是有机会,再把自己拒绝一次。

当晚不语。

这两个人就是一种依然,就像一定要在狭路上相逢,而且必须若即若离,不可琢磨的意境,让两个人身心疲惫。


14. 小心脏受不了,却杠杠的

很多事情,你不得不相信他坚实的存在。真实的龌蹉,充满智慧;虚伪的力量,丰富多彩。

好不容易把情趣抒发到一种高度,一种境界,可是一泡狗屎又把世界打回原形,也许是应了那句:狗改不了吃屎。

这是后话。

魔都的初晓,天灰蒙蒙,这些黎明前的黑暗像洗耳恭听的车轮,一遍遍被碾压在岁月的行程中,同一辆车上,除了老三短暂的兴奋外,闯哥和强哥互相将自己定格在对方,很坦然的存在感。这一切,还是闯哥说了算,至少在到达凤凰以前,哪怕一切不复存在。

他们用一种相互可以听懂的语言,打着瞌睡。两位高人都有心灵感应,一个不愿失去,一个不愿意接收。只是碍于情面,强哥必须来一次凤凰之行,从来没有过的凤凰之行,强哥心中猛地觉得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其实,闯哥应该在上车之前,就断定这一次他还是胜券在握。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毛董了,而身边这小弟,似乎只能当邓董。他决定在最后一刻,将强哥消灭得体无完肤,颜面尽失。只是他还没有想好,谁出面来阻止这场自己导演的闹剧。

3月15日,车很小心翼翼地到达凤凰,老三终于释怀了。他只知道,这一次行程,是一个重大的时刻,或许划时代的日子就从今天开始。

与以往所有的张灯结彩相不融洽的是,闯哥与尧总密谈了2个小时,让这场不设统一答案的场景,答出了非常相当的语言特点和表达效果。

......

之后的场景政治保密。

之后的宣布结果一直到半年后都没有结果。

之后的结果是强哥一直受到身边人员的调戏,说你被戏弄了,你一点反应也没有,你是一个懦夫,连兄弟都看不起你。

之后的结果是强哥将刚刚新换轮胎的低调小车第二次出售,买了第四部豪车,停在办公室门口7天7夜,让同事远远观摩。

期间,强哥回家探亲,队级领导到上海参加一次二十周年庆。二十周年庆与强哥无关,既没有得到通知,也没有获得邀请,一切好像是故意避让的,又好似顺理成章。

之后,强哥写了一篇《母狗二十周年记》,算是20年的兄弟之情的总结和结束。


母狗二十周年记

1

沸腾,显示,一些母狗的呻吟

我说亲爱的,我会一直爱着你

一直,从现在

我紧紧地恋上你,一步的蛰伏

灵魂的虚脱

都说不上无

我想象,疼是一种什么颜色

2

凌晨的街车,明暗不分

让脑域异常清醒

人潮涌动的夜晚

我只是一只清醒的甲壳虫

你对着键盘发呆

我对着未来惶恐

没有什么毒比陪练的就餐更寂寞

这个深夜,狐狸夹起尾巴

在一朵仇恨的花丛中自尽

荒凉从此在远处消失

这个夏天

草枯了,河干了

流感装饰的眼泪

忽冷忽热

3

星星踩着温润的韵律

从身体的柔软部位闪烁

你在电话那头

念着狂乱的相思

像飞蛾扑向黎明

独孤求败

迈向深渊一步

我把自己植入茫茫的内心

让灵魂逐渐安静

4

没有什么深刻值得犹豫

犹豫中的穿行

烟花四分五裂

你沸腾,你陶醉

永远都是母狗的样子


15. 最后的尊严

之后的结果是强哥向闯哥提出请假,永远请假。请假期间,有经典对话摘录如下:

“你今天的请假,很突然!”

“你也有感到突然的时分?”

“是不是因为没有当上一把手?”

“不是!”

“是的话,我一个电话,五分钟解决你的待遇问题。”

“既然向你提出请假,就没有丝毫意念,请你放心,放我走吧。”

“你是局管干部,你的请假我不能答复,但我可以转达。”

“放我走吧,留一点良心给自己,他日好相见”。


16. 读历史,看孙文和中正的下野

两个月之后,凤凰分公司快速改组,闯哥退位,拟任荣哥接盘,结果生哥半路杀出,阻击了荣哥上进的步伐。

没有当官的命的人,永远是悲催的。

没有能力的人永远是颤颤萎萎。

所有的故事都避免不了结局。说是国企,其实也就是这么几个人操作的格局。

群雄逐鹿的时代过去了,壮士暮年的光景总是那么的短暂。

一年后,生哥辞去一把手职务,闯哥接手一把手。用勉强,让他有一段可以深爱的回忆来纪念。

再一年后,闯哥辞去一把手职务,小瞿接手一把手。

“没有,真的没有,我退了,现在已经从领导岗位退了下来,班子的决定我不便干预了”。

可是到处,依然都是闯哥的影子。

闯哥绝非泛泛之辈,一个敢于在上海滩群雄并起,拨乱反正中展露头角并一统江湖的人会是一个怕死的人吗?

闯哥是深谙政治谋略,懂得审时度,个人权利欲望不断膨胀,最终导致不肯放权,使得分公司一次次丧失自我修正的机会,并只有逐渐走向衰败。他没有生哥死板,但随心所欲,导致很多规章制度不成方圆;他没有华哥叫真,所以轻松玩起政治手腕,常常获得民生的赞誉;他没有强哥韬光养晦,却精明失度,却常常把他当成强大的对手,导致固化不前。

只是这样一种长期的得势,束缚了整体前进的方向。在经营大潮里,除了唯我独尊以外,已经让人混淆了喜欢和不喜欢的概念了。

说他最终导致凤凰分公司走向边缘化的罪魁祸首,虽然有点过,但也不失为客观。当时的政情生态环境已经大势已去,迫在眉睫的形势是应该推行新政,而不是把人际关系推上了风口浪尖,豁出去带领大家走一条同心的路。

可是,始终放不下权字。应了那句老话: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冷风的娇羞。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他似梦,种田郎]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