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散记

发表时间:2018年07月25日 作者:周明军点击: 收藏此文

回家散记



             (一)

两本书的故事

今天在家里
母亲
拿出了我当年写的
一本书
是在瑶乡当书记时写的
《岩鹰洞神奇故事》
由于家里潮湿
书都发霉了
放在太阳下晒干
谢谢母亲这么多年
还珍藏儿子的一本
无用之书

今天在家里
我的微信中收到高山蓝
他真实名字叫蓝华珍
一个瑶乡翁朗溪村原八组组长的消息
他说他写的《老山记》一书
正好印出
还发来书的封面照片
我说祝贺他,热烈地祝贺
因为当年
我给他的书写了
读后感
叫不是序的

瑶乡
真的很美

                 (二)

         家门口有一条圳,上面架有两块石板,但对于用拐杖走路的母亲却是难桥,由于胆小,还是不敢过桥。
         今早妈妈说,只要将屋边的砖头移开就可以到外面走走晒晒太阳了。于是我移动砖头,在屋角外整理好路面,铺上细沙,妈妈竞高兴地走出屋门,第一次自己走到外面的大路上散步。
         吃早饭时,她独自一人拄着拐杖走过溪边来到三叔门前,还是我喊她回家吃早饭的。
         到上午10点许,司傅来接我回怀化了,我要妈妈在家里休息,8月下旬再回家看父母。还没走十多米远,往回头看,只见母亲走在细沙路上,也许路不平,她可能只看我了竞站立不稳,慢慢地倒下了,幸好手里有拐杖,头昂起,我马上放下包冲过去扶起妈妈,幸好没事,扶她在竹椅上坐下,问她心里舒服吗?她说没事,车来了,你去吧!
        我要邻居周卫星帮忙照看下,我电话父亲赶快回家!
        我上车了
        但愿母亲一切都好!

                    (三)

        今天是7月28日,距母亲去年7月28日从乡下到怀化住院整整一年了。这天是周六,向天佑登山队请了假回家看望父母。去年9月24日还写了日记《 母亲住院出院纪实》(附后),在这个一周年日子里再读,心情也格外多味,唯愿父母健康平安,长命百岁啊!我之所以要写下来,就是要铭记父母的爱、感恩父母的情、怀念难忘的岁月。这也是我,一位普通作家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而已。


     2017年7月28日,一个非常让我难以忘怀的日子,这天是星期五,早上上班时天空晴朗,但我却在办公室急得心慌慌,也不知道是啥事让我如此焦急和忧郁。虽然前天晚上听姐妹们在微信中聊到母亲中暑的事情,我也给父亲去了电话,他说家里均好,妈妈也没什么事了。按照天佑登山队本周六的计划安排,是组织队员们去龙潭参加米粮谷风景区探险,我也报了名的,只等周六的到来。

    下午6点快下班时,我接到了丽丽妹妹的电话,她说妈妈吃饭时握不住碗,身体还往后倾倒,病情十分危险。我急切说道:那尽快送到怀化来啊!我先去医院挂好号等你们。

    得知母亲因病送到了乡卫生院治疗,在吃晚饭时病情加重,也不说是什么病,我心里很不舒服了。与洗马医院龙医生电话,他说必须做核磁振检查头部,认为是脑部问题。放下电话,我又向登山队沈队长请假,匆匆吃了饭就到医院挂急诊等候妈妈到来,心情忧急,千万不要出事啊!

     两个小时后,母亲在妹妹丽丽和外甥思思母子陪同下租小车来了。我问司机多少钱,他说400元,我付了车款。拉开后车门,见母亲动弹不得,话也说不清楚。我搀扶着她才下了车,移动脚步走到急诊室外面椅子上等候。我预交二千元办好住院手续,扶着妈妈走入急诊室由女医生检查。

    我想起下车时刚见母亲的刹那,只见妈妈眼神十分游移,她不知道自己就一下子动不了了,显得很是疲倦,可一见到我这个唯一的儿子,眼神忽有亮了一下的闪念,母子连心啊!难怪今天上午我心慌气忙,不知何故!我也不知道母亲患病的前几天是如何度过来的?按大家说法,7月24日,是母亲发病日,当时只作为中暑治疗,在乡村周医生治疗下量血压服了药后,母亲又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又过了三天,当到28日早上时,妈妈感觉自己头晕了,就到村医家里量了血压,竞然高达170一200了。这样,在黑娃女儿谢妹仔开车下把妈妈送到了乡卫生院。前几日,丽丽妹妹到衡山朝南岳,也刚回家。吃晚饭时,丽丽才发觉妈妈不行了只好给我电话。也许她吸取了今年5月份父亲鼻子出血不止的情况,当时给我电话时我还在郴州开矿博会,要丽丽陪同父亲来怀化,由她嫂子即我老婆一起照护爸爸。当父亲到了怀化第一人民医院时鼻血自然止住了,服了药就好了,并由妹夫赵松华开车接到了黔城休息。所以,丽丽不到万不得以就不会给我电话了。这样一拖四天,导致妈妈脑梗更加严重了。

    在做了各项检查如核共振,CT,高压氧等治疗中,先在B区神经内科二区住院。五姐妹轮流照护。我也在姐妹微信群中发布妈妈病情,号召和鼓励姐妹团结一心,齐心协力,认真照护好妈妈,一定要妈妈树立起早日康复的信心和希望,我也请了10多天的假期来照护妈妈。在18天住院后,妈妈从神经内科转到康复科治疗,病情控制后,一天天在恢复着,从不能坐而能坐,从卧床不起到能扶着走,说话含混不清到吐字清楚、说话流利。姐妹们也热情精心,十分感恩地照护妈妈,出钱都二话不说立马落实,出力争先恐后,克服了各自家庭很多实际困难,只要是为了妈妈,可以说我们姐妹都是发自内心地操心和护理,希望妈妈尽快早日康复出院。

    到9月13日,本来按医院规矩要办出院,如果还要继续住院的话需重新办理住院手续,我与医生搭成口头协定先办出院手续再办住院手续。但当时我却忘了给姐姐说了。也许是姐姐误解了该政策,还一味强调是医生要求妈妈出院了,由于她在家人群发布了消息,导致姐妹们不理解政策而都同意妈妈正式出院,我也没办法,按少数服从多数决定,在这天只好办理妈妈正式出院的手续了,让妈妈到姐姐家生活康复,但我想到钱是节约了点,要是妈妈康复达到医院的水平和强度就很难说了,也许到第三轮姐妹们照护妈妈后也许妈妈也无法实现她生活自理的目标吗?。不敢想下去,实在也无法啊!也许这就是老妈的命了。记得9月13日上午,我移栽了5盆水仙草,也叫吉祥草。想不到下午妈妈就真正的出院了,看到她在姐姐家高兴的样子,心里也是舒心。我当晚从姐姐家回来后,我写下《贺母病好出院》:

七旬老母脑梗犯,卧在病床不动弹。

舌头打转语不清,左边手脚行动难。

医技高明有手段,姐妹精心五十天。

喜逢今日出了院,再瘦十斤心也甘。

    在诗后说明文字是:家母患病住院48天,2017年9月13日从怀化市人民医院出院,先在姐姐家疗养(期间是轮到我照护请姐姐照护妈妈并由我付了工钱),待国庆假期庆贺姐姐小女婷婷婚典后再回洗马老家。

    姐妹们当初在母亲住院费上商议按照人平4千元的标准预缴,我出了5千元,五姐妹共计21000元,由我负责保管安排。后来妹妹丽丽和花花主动说出自己还保管了妈妈做生意存下来的钱共3万余元,让我一下子轻松起来,给妈妈治病的钱不再操心了。

    记得在医院时,妈妈下嘴唇和喉结处打了银针后,她说不舒服,后吃饭时又说疼,每到吃饭就怕吃辣子,有时吃饭时菜上根本没辣子,妈妈总是发出被辣子辣的哧哧声,令人联想起小孩子吃饭怕辣的情景,小时候妈妈照护我们姐妹长大,如今我们姐妹又来照护象小孩般快乐的妈妈。我有次训练妈妈站立跪着用手抵住她的膝盖时,她用手轻轻地抚摸我的头发,嘴里发出“哧哧丝丝”的声音,也许这就是一种无言的母爱吧!这么多天来,母亲总是爱笑,心情心态非常好,看不出她的悲伤和痛苦,也许是她因脑梗导致她智力变低,记忆变差,老年痴呆的症状和表现?她还经常说:我好了,要出院了,我要回家打禾了!我有时问她:妈妈,你回家怎么吃饭啊?她笑着说:有米呢!我又问:谁帮你煮呢?她说:我自己煮!她想了想,又说,你老子也会煮啊!

    我心里想到,我的娘啊,你连生活都无法自理,你今后窝己得了!再不努力康复,回家后怎么办啊?

我吓唬妈妈,你再不努力训练康复,以后家里有大老鼠咬你!

    母亲不知她听得懂我的话么?还是没看出她一点伤悲的样子,她很自信,还说道:我只要出院一回到了家里,病就好了。其实她是想起父亲一个人在家,一定是想父亲了!

    今天是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晴,阴历八月初五,是妈妈来怀化第59天,出院在姐姐家第12天。感谢各位亲朋好友的看望和慰问,对大家的关心和支持表示最衷心最真诚的感谢,祝福大家!姐妹们也辛苦了,但更要在最关键时期不忘母爱,继续加油。妈妈自己也要努力要加油,必须学会自理生活。祝福妈妈,真正康复。

    写上这段每天都发在姐妹群里的话,想不到妈妈来怀化就两个月了!我也不知道妈妈在国庆假期中能否回洗马老家么?在家里父亲一个人能够照护好妈妈不?家里的环境是否能够让妈妈尽快自己康复么?我心里真的没底,正如妈妈何时能好吗?七十一岁的母亲,如今脸上没有悲意,显得很是快乐。可我们姐妹们还能照护您多久啊?!我的心情仍然沉重和忧郁,因为前方的路总会走向分离和艰难。想起了一句经典一一这世上唯有母爱才是分离!

    唯愿父母健康长寿!

    我可怜病重的又一辈子含辛茹苦的老娘啊!写之此,我又要流泪了……

                         (写于2017年9月24日晚上11点)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回家散记]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