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天哭

发表时间:2018年07月24日 作者:宋庆法点击: 收藏此文

酷暑里老天爷不怜惜子民,推出的桑拿天一个接一个,闷闷的热浪直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徒生心烦意乱。
    祸不单行,更有一件事比热浪来袭还揪人心。这几日媒体都在关注同一件天字号事情,长春长生疫苗造假事件,惹起稍有人性者的口诛笔伐,愤慨之极无以言表。每当说起这件事,句句脏话骂过去都不解恨。望着稚气未脱的孩子,天下为人父母的,“连呐喊的力气都没有,尤其是那些给孩子注射了疫苗的家长!”
    酷暑天是自然现象的发生,非人力所能掌控;问题疫苗却是故意而为之,是从天而降的人祸,说他是故意杀人,相信再高级的律师们也无言以对。
    疫苗出现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偶然的事件。2016年山东警方破获案值5.7亿元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非法疫苗案,主犯庞某卫及其女儿孙某分别获有期徒刑十九年、六年,没收全部财产近800万元。2005年青州市一名男子被犬咬伤后,到卫生所注射狂犬疫苗,随后其双目几近失明。司法鉴定结果称,症状与其注射狂犬疫苗存在关联性。由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涉案疫苗,药监部门早已心知肚明,他们千方百计用浸了油的纸,去包那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
    一家劣迹斑斑的疫苗企业,垄断或参与瓜分国内相关领域的疫苗市场,不断接到违规罚单的同时,也不断获得生产资质、接到疫苗订单,因为25万支问题疫苗,加起来才罚了344.29万元,犹如牤牛身上掉下一根毫毛。生产疫苗的确是个非常赚钱的行业,在暴利驱使下,长生生物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比贵州茅台的毛利率还高。这样算来,是天底下一本万利的肥差,猩红眼珠子盯着的不是责任,不是人伦,是杀人不眨眼的造孽。
    看看这家企业主高俊芳的儿媳妇隋嘉琪,是原原本本郭美美的翻版,她的微博近日被曝光,就是各种日常炫富,什么爱马仕、古奇、劳斯莱斯豪车都不算什么,她最喜欢的是坐着私人飞机逛雪山。哎呀呀,财大气粗,猖狂至极。
    网民有个揣测,如果疫苗事件发生在日本,分管部长一般是自杀。如果疫苗发生在美国,一定是国难日降半旗。发生在泰国是死刑。发生在中国也就是刷个朋友圈后渐渐冷却。
    那个因三聚氰胺事件被免职的孙咸泽,躲过风头复出,被任命为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安全总监,隔年又成副局长。娱乐至死也好,打脸至死也罢,莫大的讽刺在于此。有人调侃,让环保局来管疫苗吧。
    长春长生公司只是销往山东的不合格疫苗就达252600支,涉及儿童215184人。
    知名人士魏新总结了疾控中心的通报说辞,就是“虽然山东的孩子有二十多万都注射过不合格疫苗,但是狂犬病疫苗没问题,在山东如果被狗咬了,尽管放心。”
    有个叫王克勤的记者曾预言: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东及全国必出问题。估计王克勤不是预言家,他是从现象看到了本质。网上有人建议说,疫苗出事的这一天,应该定为国耻日,是华夏民族真正的奇耻大辱。
    怪不得今日大雨滂沱,科学的说是台风过境带来的;说得唯心点是问题疫苗引发的天怒人怨。雨一直在下,那是因孩子接种了问题疫苗,万万父母从心里流出的泪,将汇聚成滔滔洪水,去吞噬残害孩童的禽兽!
    抛却咒誓,远方友人短消息提醒,今夜孔夫子做鬼哭山东。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天问天哭]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