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学习经 一:从查“词典”想到的

发表时间:2018年07月08日 作者:程元合点击: 收藏此文

老人的学习“经” 一:从查“词典”想到的

“辞典伴我终生,辞典是我终生的老师”

学生时代因为家里穷,有时连学费书本也交不起,更不用说买辞典了。碰到不认得的生僻字经常借同学的辞典。有时怕麻烦人家,就得过且过,不再追求。参加工作后,没有了老师同学,我喜欢读书,特别是夜读,碰到生僻字,不便再去往别人借,就买了一本学生用的《中华小词典》放在床头,随用随翻。后来想走捷径,我设想把词典通通读一遍,要是能全部都记着,以后就不用再查了。谁知是随看随忘,真正能记着的也不过词典所列的五分之一,也都是我平常常用的字。这可能是我没有记忆的天赋,或者是我的大脑的存储量太小,装不下那么多。碰到生僻字,还得现查现用,平常还是离不开词典。

一生一世难免要写一些文章,如工作报告、小结、家信什么的。有时候不觉得自己有错别字,可叫别人一看,错别字连篇。所以有些重要文章,怕丢人,为了慎重起见,感觉没把握的字词,就得翻词典查对,在日常的写作中也离不开词典。

后来学会在电脑上打字。因为我的乡音很重,用拼音在电脑上输入,老找不到正确的字。不得已还得靠查词典来矫正拼音,才能找到正确的字。

每个字都有音有意。查词典不仅能正音,还可以更进一步的了解它的内涵和外延。一个字可以组成多个词汇,全面的了解,不仅增加自己的词汇量,还能扩展自己的知识面。

我天生记性不好。对有些结构相似的字,查了好几遍还是记不准,而且还容易混淆,用时常出现书写错误。例如:戊wu、戌xu、戍shu、戉yue、戒jie、戎rong等,为了查找方便,我就特备了一个生僻字本,把他们收集起来以便备查。还有些偏旁部首相同的常用字,不能习惯的按旁字读音,例如:烨ye、熠yi、煜yu等,不好记,我也把他记录下来。后来凡是我查到不常用容易忘记的字,我都把他们记到生僻字本上,用时也省得再查词典。

随着年龄的增长,眼也花了。原来的《中华小词典》戴着老花镜也看不清了。我又到新华书店挑了一本过时的(1996.11.第一版)减价的(原价25元,现价只要10元)《简明实用汉语词典》,如图一,该词典字很大,不用戴老花镜,也能看得清,而且又便宜,很满意。我原来用了三十年的老词典不得不忍痛割爱下放给我正在上高中的儿子用。

现在这本词典又有用了二十多年了,成了我的好老师,珍爱至极。

退休后,我喜欢看古典和四书五经。有很多古字,现代词典上没有,我经常跑新华书店在《中华大辞典》上查字,查一个字也得跑一趟,很不方便。本来想买回来,一看定价要一百多元,当时我两个儿子都在上学,经济不宽裕,斗争了好长时间也没敢卖。后来在旧书摊上看到了一本中学生用的《古汉语词典》。原价是三十八元,现价只要七元,我喜出望外,就卖了一本。如图二。结果很实用,而且对每个字都解释清楚,都注明了出处,列举了实例。但是它是给学生用的,有些古字还是查不到,还得往新华书店跑。后来我在单位举行的摄影书法比赛中得了三百元的购书卷,这是我的额外收入,不吝惜了,马上跑到郑州图书大世界花了一百多元买了一本《汉语大词典》,以后再不用为查字往新华书店跑了,了却了我一生的心愿。再后来我经济宽裕了,孙女也上学了,家里买了各式各样的词典十几本,再不用为没有词典发愁了。

如今我已八十好几。辞典要伴我终生,辞典是我终生的老师。词典让我的学习受益终生。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老人的学习经 一:从查“词典”想到的]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