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江西搞地质局石油地质普查

发表时间:2018年06月19日 作者:程元合点击: 收藏此文

我在江西搞地质局石油地质普查


 上世纪五六年代,正是国家最缺油的时代。石油是国家的血液。为了加强石油地质普查,省局把我从省地质资料处调到省地质局石油地质普查大队。当时正是大跃进的年代,国庆节快到了,没过节我就急着到新单位报到。石油队在横峰县莲荷公社。听说到横峰县下火车后没有汽车,要步行十多里地才能到达莲荷公社。当时我刚从学校毕业,又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不怕苦不怕累,考虑到行李不多,下火车换要走十多里路,我预先买了两条棕绳和竹扁担。准备挑行李到新单位报到。临走,处长要派人送我,我说行李不多离车站又不远不用送。想一天到达目的地,就买了到横峰县早上的火车票。中午到横峰县下车后,车站到县城还还有一段距离,车站连个卖小吃的都没有,为了赶路饿着肚子。直接挑着行李到莲荷公社大队部报到。

报道后,安排好吃住,急着给家里写了信,说我调到野外队了,问家里最近的情况,有什么困难,收到信后请来信。

江西省地质局石油地质普查大队,是当时省地质局最小的一个队,五七年底从四川、内蒙调一批职工加上北京地院刚毕业的学生还不到百十名职工,书记兼队长刘 哲,技术负责阎秀刚。说起来也是县处级单位,连一部汽车也没有。书记到局里开会,也是步行到横峰火车站。

大队部驻地莲河公社是横峰县最大的一个古村落,和北方的农村大不一样,充满南方农村的古韵。民居多为青砖黛瓦的徽式建筑。村中有一条石板路小街,临街店铺,百货、饭店、邮所等齐全。村西有一突兀孤峰,山巅直插云霄,村东有溪流环绕,水清澈见底,上游供村民饮水,妇女多在下游涴紗,因为没有自来水,职工也在溪边洗脸冲澡。因为环境清幽,上饶地区精神病院也设在这里。大队部设在一个四合院中,有一二十间房。四合院是竹枇泥巴墙,毛毡房,是冬冷夏热,当时野外地质队北方是住帐篷,南方是住竹批房。 

江西最有希望生成石油有三个凹陷带,即信江凹陷、鄱阳湖凹陷、樟树凹陷。分别成立了三个区队,第二天,报到后,我被分到第一区队即信江凹陷区队。到一区队后,接待我的是区队技术负责是黎中仁同志。首先给我简单介绍了工作区地质概况和区队的人员情况。技术员有董继民、侯治谦同志,还有四、五个学徒工。安排我暂不要出野外,先熟悉一下矿区地质情况和矿区普查设计书及工作任务。

通过几天的学习,知道该区为中生代形成的断陷盆地,底部是白垩纪火山碎屑岩并含有硅化木化石,可知当时的气候适宜植物生长。顶部为第三纪陆相沉积的红砂岩。设计书认为底部白垩纪火山碎屑岩为假设储油层,第三纪陆相沉积红砂岩可作为盖层。调查的目的,是查看该区是否油气显示和是否能找到储油构造。

熟悉工作任务后,要出野外工作了。领了劳保用品:雨伞、草帽、胶鞋、水壶、饭盒、工作服、登山鞋、背包及必要工具:罗盘、放大镜、铁锤、记录本、绘图纸、绘图板、铅笔、橡皮、三角板、卷尺、样品袋、包装纸等。同时又领了一个月的工资野外津贴,带上出外普查的介绍信。

野外工作开始了。在沉积岩区搞普查,为了搞清地层、构造,必须先测几个地层剖面。当时正处于大跃进时代,干劲十足,连星期天也不休息。每天早出晚归,中午在农民家吃饭。野外工作经常出外在农民家吃饭,除付钱外还得掏粮票。五九年国家就开始对非农业人口执行粮食定量供给,根据不同工种发放粮票。机关干部每月定量二十九斤;野外普查每月定量四十二斤。在机关食堂吃饭,用粮票再兑换饭票,出外吃饭出钱还要出粮票。

测剖面,要先在图上选好位置,编上号,当时用的是五万分之一的航片。测剖面最少得五个人配合,一个人作分层记录,描述每层的矿物岩石组成,层间整合关系:包裹“整合,不整合,断层”,测量地层倾角,油气显示等;一个人根据记录按比例作剖面;两个卷尺丈量工;一个采样工,负责採集岩石标本和荧光分析标本。

两个月测了五条标准地层剖面。大家统一了地质分层标准,下一步就要分组进行地质填图。

转眼间到了十二月份,这在北方应该是该穿棉衣的时候了,但在南方气温高,很少人穿棉衣,特别是搞野外工作的。我就花了七块钱买了一套绒衣,当时还没有实行布票。填图开始了,分队技术负责和我一个组,意思是考察我的工作能力。让我亲自操作,他作检查辅导。经过一星期的实践,检查结果,看我在五万分之一航片上定点精准,使用罗盘做三角交会、测岩层倾角十分熟练,点上对地层、岩石观察仔细认真,描述记录完整,而且还对沿线地层、岩石也做了记录,考察结果,认为我能胜任独立地质填图工作,让我带领一个填图组工作。

一区队工作区,称为“信江凹陷石油地质普查区”,范围从东到西沿信江包括上饶、铅山、横峰、弋阳、贵溪、鹰潭、余江、东乡八个县市。地质填图不可能全面铺开,要分片进行,从东到西。选的第一片是在上饶县,工作区名胜颇多。南部有座名山,叫鹅湖山,想起唐代诗人王驾有诗《社日》一首,

鹅湖山下稻粱肥, 豚栅鸡栖半掩扉。

  桑柘影斜春社散,  家家扶得醉人归。


 工作区北部有茅家岭皖南事变烈士陵园,上饶集中营遗址。 

 皖南事变发生后,针对蒋介石的背信弃义,屠杀革命同志,周恩来发表“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的题词。

填图基地选在工作区中心,董团公社。离大队部四五十里。填图组共有五个人,包括探槽工、取样工等。辅助人员乘火车前往,领导看我能吃苦热情高,要我带着航片资料介绍信沿线边做一条地质踏勘。刚参加工作毫无怨言得接受了。江南的青山绿水丹霞地貌石墙、石峰千奇百怪和我在陕北的黄土高原峁梁沟壑实习时大不一样。江南水多山多植被多,为给下一步填图打好基础,一路爬山涉水,帔荆斩棘,边观察边记录,完成了第一条路线踏勘,安排好下一步填图规划。晚饭前到达目的地。第二天开始正式填图。

作石油地质填图,点上除作一般的观察描述外,还要特别注意沿途水中是否有气泡、油渾、沥青等油气显示,比一般的填图要慢。

地质填图工作极为辛苦,在野外填土,走的不是路,是逢山翻山,逢水趟水。穿越稻田水沟,灌丛荆棘,难防血吸虫感染,蚂蟥、毒虫叮咬,挂伤衣肤。一年四季忍受风吹雨打,严寒酷暑。

为了春节前完成任务,每天早出晚归,一出去就是一天。中午就在老乡家吃派饭,到晌不邻村不挨店时,就吃自带的冷菜冷饭,喝口凉水,继续工作。有时路线长,当天不能回基地,晚上经常和生产队长在队务室同榻打老蹬“几个人一床被子两头睡”,早晚在小溪河沟中刷牙洗脸。我想五十年代全国的地勘队员长年累月在野外生活都会是这样。快到春节了,下起小雪,任务还没完成,工作不敢停止,天寒地冻路滑坚持野外工作,一直到春节前一天才完成任务。

春节放三天假。我提前写了封家信,说野外队没有探亲假,过完春节还要上班,我不能回去,顺便寄去一百元钱。说二老的旧棉衣不要再穿了,做几件新棉衣防寒,以前从来没吃过肉,再割两斤肉,包白面饺子。南方不冷,我卖了件绒衣,就能过冬。吃的也很好,工作也很称心,请二老放心。

过罢春节,队上组织职工政治学习,学习“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学习一个阶段后,队上组织了考试。我得了满分,排第一名,并在宣传栏公布。平时我特别喜欢看书,特别爱看毛主席著作四卷中的《矛盾论》。看后对毛主席的唯物辩证法有了进一步认识,任何事物都存在两面性,对立的统一是永不变的真理。同时我又系统看了《形式逻辑》这本书。知道了事物的对立和统一,还要搞清每件事物的内涵和外延。分清事物和事物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分清事物之间内涵、外延集合关系:是属于交集、并集、子集或真子关系。这样办事才能做到严谨,规范,讲话写文章避免出现自相矛盾和片面性。

作为野外地质员,经常要做野外记录、写报告总结、记笔记。写好字是基本功。字写好,也代表一人的人品。区队技术负责人黎中仁同志,字写得特别好,尤其是行书,字写得紧凑、谨密、秀气,每个字都挑不出毛病。平常我就照着他字模仿。勤快不负有心人。模仿了一段时间,我的行书也能拿得出了,受到别人的称赞 。

接着是反右倾运动。动员大家人人写大字报,搞揭发有右倾思想对现实不满的人和事,因为我来单位时间不长,又长期在野外,对单位的人不了解,没有写大字报和揭发材料,只看人家得写。后来队上规定这是一项政治任务,谁都得参加。当时为了赶形式,我也写了一张大字报,意思是要求被批判的人要敢于承认错误,并用毛主席的一句话“有者改进,无者加勉”来劝勉。谁知受批判人在会上检查时说:“所有人批判都不能接受,唯独程元合同志的批判可以接受”,我的本意是随便表一下态,他这么说,使我真有点后怕,害怕说我同情右倾分子,再把我带上右倾分子的帽子,使我后悔莫及。过一段时间没事,才使我放下了心。有一个团支部书记为了表现自己,对一些事无限上纲,作为敌人来批,也有人看不惯这样的作法。后来这个团支部书记,由于地质填图造假,受到撤职处分。

一边参加开批判会,一边还要整理资料,最使我挂心的是通过几个月的野外地质填图工作,有好多原始成果资料需要整理。首先要把野外填的一张张航片的地质草图,整到一张清图上;再整理化验成果,写一个阶段工作小结。紧张一个月,室内整理终于结束。

开春以后即六零年春又转到新区开展填图工作。新区范围包括横峰、弋阳两县,基地设在大队部。在江南野外工作到了夏季更为辛苦,特别是在红色砂岩盆地中,地表高温达四五十度,顶着烈日填图,晒得皮肤脱一层皮,衣服湿透,汗流不止,农民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而地勘队员是“定点日当午,汗滴手中图,要知图中点,点点皆辛苦”,防暑设备和农民一样只是一顶草帽。(注:地质填图也称为“,定点”)。年底野外工作结束,填图组随队部搬到贵溪县城。准备春节前后把一年的野外资料整理完毕。搬到贵溪县城后,办公住宿条件好一点,但取消了每月九元钱的野外津贴。六一年初国家粮食、副食品供应也开始紧张,布疋、针织品也都凭票购买。每人一年发一尺七寸布票,还不够打补丁。工作服、登山鞋也停发了。提出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我跑野外时间最长,登山鞋早脱了帮、掉了底,到修鞋铺订了底,缝了帮;裤子膝盖、上衣肩膀早已磨破,到缝纫店补好,为了到野外有洗换的又借了同学张作虎一件中山装,算备齐了出野外的准备。

南方野外地质队冬天不收队,过罢春节就得出队。国家经过“大办钢铁、大跃进”,国家亏空了,农业遭灾,老百姓也被掏空。跑野外有粮票也找不到饭吃。在农村吃派饭 ,农民真管不起。在一个地方吃派饭次数多了,看地质队来,连生产队长都躲起来。找不到饭吃,饿着肚子工作还得干。江南水溪多,野外工作淌沟过河是常事。一次横渡信江,没有渡船,同乘老乡的打稻谷方木桶渡江,划到江心,由于承载过重,打谷桶漏水逐渐下沉,我看形势危险,立即跳水,一只手举着图纸,一只手扒水,游到对岸。衣服全湿透,但保着了图纸不湿。老乡水性更好,把他扣到木桶下,反转身又把木桶拉到对岸。上岸后,首先问我灌水了没有?我说没有,并向我道歉,不该让我乘打谷桶过江。这次幸亏我出生在黄河边,会游水。要不然,可能会出大事。一次要我带一个刚毕业的女实习生学习填图。在野外要过一条小河,我打赤脚过了,她却犹豫再三不敢趟水,没法,搬了几块石头引她过了河。通过实习,教会了她不少实践知识,很感激我,以后知道她已是名花有主,就作一般同志诚恳帮助。她在团支部做宣传干事时,动员我写篇文章,我写了一篇《红色延安》的革命传统报道,让她登载到墙报上。平常我们之间无话不谈,她还给我织了一件毛衣,我称她“阿某”,他高兴地答应了。以后她结婚,我送了一套“毛选四卷”。

经过大面积的普查,终于在贵溪四里桥公社附近找到一个储油鼻状构造。向大队报了喜。决定在该区进行详查,加密观察点,以作地层等曲线图。住在四里桥公社,经过一个多月艰苦工作,提交了石油队成立以来唯一的详查成果。

我已经两年没回过家了,尽管是经常往家里写信。但家里最挂心的是,我已经到了该成亲的年龄,给我介绍了几个对象,催我回家结婚。我都说现在没条件结婚,推掉了。安慰他们说工作忙,晚一些时一定回去。他们还是不放心。没通知我,父亲乘火车行程一千多公里,转几次车来单位找我,我说现在工作忙,过一段时间再考虑。正好上级来队上检查,领导非让我陪同去野外参观,父亲看到我工作这么忙,在单位只停留了两天就返回。临走看我褥子破了,又给我留下一床褥子。父亲来了,不让我多陪几天,还让我陪领导上野外检查工作。以往都是不管是部里或局里来队上视查,队上主要技术负责不陪同到野外介绍,总让我代理,真有点难言。也可能我做野外工作最多,只能屈从。

信江凹陷石油地质普查野外工作刚一结束,领导看我野外工作能吃苦,工作认真踏实,还没有进行室内整理,就让我到鄱阳湖盆地搞石油地质普查。实际上该地区其他同志已经作过。

作好出发前的准备。单航片就装满了一挎包。只给我配了一个辅助人员。第二天乘汽车到达乐平县住在旅社。旅社为临江吊脚楼,如入住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两岸杨柳依依,环境优美,可惜不能常住。第三天准备步行一路踏勘到鄱阳县。一路上秋雨蒙蒙,根本无法展图。一路打着雨伞,穿着胶鞋,沿着稻田小路,一路也未发现一处岩石露头。快到湖区时,是一片湖边滩涂。小雨始终未停,沿着泥泞的滩涂小路。泥深路滑,是一脚深,一脚浅。天黑才到达鄱阳县城,在县委招待所住下。第四天要做一些出野外的准备,怕出外找不到饭吃,要准备几天的副食品,作为出外普查的干粮。当时。购买副食品也要凭票。拿介绍信到县委办公室每人批了三斤饼干和两瓶黄豆罐头。第五天开始出外踏勘,野外踏勘了四、五天全是第四纪近代沉积物,因为湖区范围太大,沿东北方向向外围扩展。直到景德镇附近,才看到中生地层。在景德镇休息了一天,参观了瓷器博物馆,琳琅满目的展品,价格吓人。最后在普通商店买了一个茶杯,几把汤勺作纪念品后乘汽车返回队部。一直到六二年低,地质部石油局为集中力量成立大区普查队,省石油队撤销,我又被调到其他队工作。我在江西整整三年搞石油普查,这段经历使我终身难忘。

作者程元合2018年

现住荥阳市万山路河南荥阳市河南省地矿局环境二院家属院。

手机:15136197512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我在江西搞地质局石油地质普查]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编辑推荐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