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冶峪河

发表时间:2018年05月21日 作者:刘志文点击: 收藏此文


老家淳化,在渭北黄土高原上,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山城。山城因水而建,乡亲们依水而居。山有水的润泽,有了生机和灵气;水有山的陪伴,更显充盈和柔情,老实巴交的父辈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山水相依的热土上。

关中“旱腰带”上的一泓清水

儿时的记忆里,这片广袤而厚重的黄土地,色彩浓重。懒散的云,洁白无瑕,伴随着若隐若现的秦腔声在山顶与天际之间毫无规则地缓缓涌动。缠绵悱恻的冶峪河如同一条水腰带,在牧羊人的吆喝声中越过座座黄土高坡后穿城而过,川流不息,生活在这里的父老乡亲世世代代饮用着这一泓清水,甘甜如醴,甘之如饴。清乾隆《直隶彬州志》云:“冶谷水亦名淳化河,或曰县河,发源于淳化县与耀县交界处的英烈山”。冶峪河,这条母亲河,关中“旱腰带”上的一泓清水,哺育着一辈又一辈的淳化人。

清晨的乡村,美丽不只是桃红柳绿,燕舞莺歌。当鸟儿用欢快的歌声唤醒沉睡的村庄,精壮的爷们,身着坎肩,赤露臂膊,挑着水桶,在蜿蜒绵长的山路上,哼着自己也说不出名的调调,早早的把家里水缸挑满,然后扛起锄头,迈着带风的脚步奔向希望的田地,用辛勤汗水浇灌等待着来年的丰收,诠释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

傍晚的乡村,没有城市的金碧辉煌、流光溢彩,少了一些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它秀美、恬静、祥和,如一副美丽的油画。落日像喝多酒的红脸醉汉,跌落在山边,亲吻着大地。冶峪河不知疲倦,依然唱着永不变调的山歌,奔流不息。放牧人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手拿皮鞭,吆喝着牛羊到河边,任其贪婪畅饮着清澈见底的河水。小伙伴们,汇集在河畔撒欢,有的赤裸身体,在河里游泳,溅起的水花,惊动了不远处的野鸭;有的挽起裤脚,提着竹篓,捉螃蟹,找鱼虾;有的光着脚丫,疯跑嬉戏,在松软的沙土上洒下长串的脚印和欢乐。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不负青春,我与冶峪河一起快乐地成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80年代初,沿冶峪河畔建起了造纸厂、制药厂、氮肥厂,一批污染型企业排放的废水、残渣使水质遭受破坏,人们不得已只能吃苦涩的窖水。乡亲们叹息道:“这水吃不成了,宁愿吃窖水,都不能再吃这水了。”

2013年12月12日,在中央召开的城镇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城镇建设,要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近年来,一场场“拯救母亲河、保护饮用水”的工程在淳化陆续展开。造纸厂、制药厂等污染严重的企业相继关停,211国道绿色通道、咸旬高速生态林带、冶峪河湿地综合治理和“三化一片林”绿色家园建设等一批增绿扩绿工程持续推进,家乡的山更绿了,天更蓝了,水更清了,“城在绿中、村在林中、人在景中”的美丽淳化名副其实地成为了“黄土高原上的绿色明珠”。

家乡的冶峪河,在经历了痛苦磨难后,又清澈依旧,碧波荡漾。雨后的湿地,水植丛生,郁郁葱葱,一对黑鹮觅食嬉戏。

多年以后,读到了余光中的《乡愁》,又增进了我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人,一枝一叶总关情,始终萦绕在脑海,烙印在心头,挥之不去,梦中,总是听见冶峪河汩汩的潺流声…….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青涩酸甜的高考记忆

下一篇:立夏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家乡的冶峪河]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