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酸甜的高考记忆

发表时间:2018年05月21日 作者:江轩点击: 收藏此文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将姗姗而来。在这样的季节,雨水下得正欢,似乎要给家长们的焦虑来些清凉。每年的高考日子里,执法局、治安警察、大学生志愿者都要为维护着考场外的安宁与有序而忙碌,爱心出租车在考生家里和考场之间奔跑,把每一个学子载上希望之路。如今,高考动员的社会资源,远远超越了考生本身。现在的孩子是幸福的,城里的孩子更幸福。

每当这个时节,我的脑海里总会不由浮起30多年前,自己青涩酸甜的高考记忆。

偷看小说的备考者

我的中学是在相邻的一个镇中学度过的。因为是赣南第一大镇,周围人口多,虽然很多农村的孩子已经辍学,到我读高三的时候,全年级文理仍然达到十个班级,每个班级七、八十人。在高考前的筛选考试中(注:简称筛考,类似于现在的模拟考试,但不合格者不参加高考。筛考制度似乎只在那年进行过一次,以后再没有过),我进入了年级理科前三名,英语成绩也排在前列。

对于高考,那时的我还处于懵懂状态。仍然特爱看小说,在老师讲解复习题的时候,难耐心痒把小说藏在课桌底下偷看,被老师抓过几回,后来一直被作为同学的笑柄。仍然一周两次回家取米带菜,每周六下午到家,放下背兜就充当强劳动力下地干活,晚上就着灶火看小说。在那炎热的夏夜和微弱的煤油灯火中,夜读的时间几乎极少,所以基本上不带课本回家,来回背着的挎包,都是装菜的瓶瓶罐罐。多年以后,跟同学说起考前复习阶段的生活,都深感遗憾地认为错失了许多大好时光。

考场很远,心很近

农村孩子参加高考,必须集中到县城统一考点。考前的我对县城是什么模样还一无所知。当时还没有交通车,学校也没有班车,这就注定我们大多数同学只能走路到县城去。学校为了减少学生的经济负担,就在考前的第二天晚上,参加高考的极大多数同学住到了学校。老师交代,明天早上4点起床,一早开始赶路。从镇里到县城55华里,走路大约5个小时。7月的晚上,天气已经很热,我们都很兴奋,一直在打闹嬉笑交谈,到深夜还有同学翻来覆去睡不着。

天刚放亮,老师逐个房间喊大家起床。我们每人身背一个绑着湿毛巾和搪瓷茶缸的挎包,带上前一天准备的干粮,边吃边走,一路上有说有笑,场景很像战争年代从前线撤退下来的士兵,稀稀拉拉,沿途有很长一段阵线。那是我第一次去县城,一路上特别花了心思记住地名,其中有处叫寡婆桥,当时就琢磨必定有一段关于“寡婆”的悲戚传说。不过至今我也没有弄出个究竟。

吃了个肚滚腰圆

大约上午10点,大家终于到达县城入住的汽车站招待所。那是当时最大的招待所,我们百多号学生一身疲倦地陆陆续续到了以后,按照先来后到安排住所,先来的住上了房间的大通铺,后到的只能睡走廊的简易床。当时那场景十分热闹,我想这肯定是招待所历史上接待过最多人的一次,也许以后也没有过。同学们风尘仆仆,争先恐后地在集中的水房刷洗完毕,就拿着老师发给的餐票到大食堂吃饭。一张票可以打一份菜,但饭可以随便吃。那时候感觉真是幸福啊,从来没想过大米饭可以随便吃,暗想这下招待所亏死了。天气非常的炎热,但我们还是不顾满头大汗,拼命地吃了个肚滚腰圆。我想高考那几天美美吃上的几顿饱饭,不仅大大刺激了我的胃口,也大大刺激了我奔向大米饭充足供给的城市的欲望,必定是我能考出好成绩的关键一课。

吃完饭后,我们瞎逛到考场开放时间,在老师的组织下又一路走到考场,找到了自己考试的位子。桌椅一样很破旧,和我们镇上中学的差不多,多少让我对县城中学有些失望。

赚钱多的“志愿”

这次考试,因为有筛选考试建立的信心,基本上没有太多的焦虑。在从容淡定(也许还是懵懂)中结束了考试。高考完后,大家分散回家。我和大多数同学又是一路走了回来。到家后,父母、亲戚、朋友依旧干他们的农活,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唯一不同的就是家里多了一个干活的帮手。到现在我都不明白,为什么那时候农村的父母会对孩子的高考如此漫不经心,远不如当孩子的心切。老师私下问过我考得如何,我记得当时是很自信的答复“没问题”。填报志愿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可以提供参考意见,父母完全交由我自己做主。重点大学、普通大学、大专、中专都分别可以填写五所学校。当时心想,志愿无所谓,钱多赚点就好,中学旁边有个地质队,听说工资高,就胡乱选了几个地质院校。其实,一直梦想当老师或者医生。

后来证明,正是当初的随便,白白浪费了不少分。

从此做了“地质人”

在一个烈日当空的上午,我正与家人在田间忙活。远远地有人喊我,说乡里的邮递员给我送录取通知书来了。那个邮递员还真是负责,我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找到了目标,直接奔我而来。我不记得当时自己是什么心态,但肯定不是激动,因为那历史性一刻给我留下的印象已经不是很深刻。他递给我一个鼓鼓的牛皮纸信封,信封上直接写着校名——长春地质学院。我立即就明白了我进了什么学校,今后要走什么样的路。打开信封,里面除了录取通知书,还有转接各种关系的证明,包括团的关系、粮油关系、户口、入学须知、入学费用单、塑料的行李标签等等。拿到通知书以后,我又在田埂上蹲下来,让父母和乡亲们去传阅收到的那些材料。记得当时我还在嘴巴里嘟囔了这样一句:完了,那地方好冷,要买很多衣服!

中午的时候,家里开始来了很多乡亲,最亲密的几个小学老师也来了。大家围着我家的八仙方桌喝茶,个个都比我自己还兴奋。而我开始发愁,买衣服的钱、上学的钱从哪来?

从那天起,我开始了进山砍柴、下山劈柴、上街卖柴,整个暑假挥汗如雨,为九月份的开学筹措费用。


(编辑:剑兰)

上一篇:最忆陈年麦收季

下一篇:家乡的冶峪河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青涩酸甜的高考记忆]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