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之路》与三境界

发表时间:2018年04月19日 作者:赵维峰点击: 收藏此文

                          《辉 煌 之 路》与 三 境 界


                             ――读秦贵堂作品有感


                                     赵维峰


    我与秦贵堂是中学校友,又是故园老乡。少年同窗,参加工作后各自忙于自已的事业,五十年不曾见面,由于我在工作之余,热爱文学,以文会友,以文交流,以文增谊,又使我们相聚在一起,近日他又拿来一本新作;《辉煌之路》和我一起“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阳春三月,我们相遇在河师大文学院的一次学术报告会上,会上众多文学爱好者纷纷拿出自已的作品相互交流,秦贵堂还在有限的时间内登台演讲,他风趣幽默的讲话引起了在场热烈的掌声,那熟悉的乡音让我们又重新认识,散会后,我们又彻夜长谈,各抒己见,不觉已到午夜零点。往日的回忆又在我脑海中重现。


    秦贵堂在学校时是班主席,六十年代的辉县三中校舍十分陈旧简陋,体育器材十分简单,教室门口用石头和着红泥垒个乒乓球案,面上抹层水泥,人多案少,一下课很多学生都搂着腰扒着肩排队打球,都挤的紧紧的,怕别人插队。球拍都是用木板自制的。有个学生为了打球,不排队也没有球拍就一下爬在球案上死活不起来,排队的同学就喊着:把他拖下来。还有的喊:把他的裤子脱下来。但是秦贵堂劝解起哄的同学:“让他打一盘吧,你要把他脱个光肚,怕长大了不好寻媳妇。”于是他把球拍给了他,让他打了一盘球。少年时代的秦贵堂能善解人意,能当机立断解决问题。


      秦贵堂还有善良真诚待人的优点。有一次在学校我没有了饭票,又不好意思和同学们转借,午饭就一个人待在教室里,我一摸口袋里有几辦大蒜,饥饿的我就把大蒜吃了,吃过之后,肚子立刻疼痛难忍,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秦贵堂见状忙问我,为啥不去吃饭?我把情况说明之后,他硬拉着我前往他家吃饭,那是一碗南瓜菜的捞面条。那时候家家都很困难,吃捞面条等于改善生活。中学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很大,我不敢再要第二碗,那时候粮食短缺,做饭按人定量。那天秦贵堂也只吃了一碗,然后我们一块回到了学校,我知道是他把自已的那份均给了我一半。其实他也没吃饱,他是让我在他家街门外边吃的,我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家里的其他人是否会埋怨他:咱家也不富裕,你怎么又从学校带来了一张嘴。


      秦贵堂在学校学名秦振保,同学们都模仿着豫剧《朝阳沟》里的老支书叫拴保的声调和口气,称他为:“保”。所以下面我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想再次模仿同学时代的亲切称呼,再叫你一声:保。保高中毕业回到农村的家,在农村摸爬滚打了将近七,八年,艰苦的农村生活,繁重的体力劳动,使他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阶段。在结婚登记的前夕,为了生活,他又一次推上独轮车,去山西陵川推煤炭,一路上翻山越岭,一路上雨雪风霜,一路上风餐露宿,回到家已是人困马乏,白色的汗渍从棉衣的后背浸出,满脸煤黑,用一句:两两鬓苍苍十指黑来形容恰如其分。因为当年我也去过山西陵川的平城推过四次煤炭,我对路途的艰辛深有同感。推炭回到家已是掌灯时分,车还没站稳,炭还没卸下,村子的街坊邻居就找上门来,邻居盖房,要他前去帮忙,农村有个风俗,谁家要是盖屋建房,婚丧嫁娶,只要告诉你一声,你一般是不能推辞的。保一听很爽快的笑着答应了。其实他也有事,他的婚姻大事就订在明天。人生有两大喜事:一是洞房花烛夜,二是金榜提名时。保已经约好了明天与娘家是西沙岗的大闺女吴秋花前去公社民政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第二天,休息了一夜的保还没有消退昨日的疲劳倦怠,还没有洗去昨日一路仆仆风尘,天刚欲晓,立刻到本村邻居家去搬砖和泥,背石头上墙,他深知和理解农户盖一座房的艰难不易。但是他也没有忘记今天是他结婚登记的甜蜜日子,在盖房的农家院落里,母亲赶来提醒他,保匆匆给邻居房主请了一会假,推上院里的一辆自行车,让母亲坐在车的后面,二人一起赶往公社,公社就在本村,路途并不远,很快就到了。未婚妻及娘家几个人早早已经来到公社门口等候着。保与母亲一同与未婚妻见了面,保一身泥浆灰土,衣服也没有换,和未婚妻去公社民政领了结婚证,妻子与娘家来人交给母亲打理招待,自己骑上自行车匆忙赶回去继续给邻居盖房。保与妻子一生相伴的婚姻契约签订,来回仅用了二十几分钟。


    秦贵堂在村民眼里是个勤劳善良的好青年,他同时也是中学时代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他十分尊重昔日教过的老师们,与他们长年保持着亲密的联系。从他与数学老师孙启太赠与他毛主席诗词,到后来与杨金,王浩文,郝启春,张绍周的联系以及书中文章照片可窥一斑,这些老师都是原来在辉县三中建校时的元老,秦贵堂多次组织召集同学们前去看望这些年迈的老教师,闲时不断电话或亲自个人前去家中问候拜访。他曾把一九六三年进校的三丙班五十多名同学的名单回忆整理后,在五十五年之后交于杨金老师,因为杨金是三丙班的班主任,当杨金老师八十三岁生日时,秦贵堂还带领同学们前去六台山村给杨金老师庆祝生日。我把他热爱老师的片断浓缩筛选之后,编成戏剧唱词借以表达一番。


    唱词是这样的,当杨老师接到秦贵堂一行数人,第二天一早前去六台山村拜访他,并提前发给他原三丙班五十多人的名单时,他心情激动,走出家门囗,回忆往事,感慨万分。他唱道:



我拿着保发来的名单,


五十个人全在里边,


一阵惊喜思绪万千。


我的心又回到五十五年前,


秋雨连绵,


报名的孩子来到辉县三中校院,


衣衫湿透有点寒,


就像那一丛黄菊围在我身边。


鸟儿要归巢,


稚嫩的笑脸又在我的


心头环绕。


咱师生重逢在明朝。


我颤巍巍迈出门庭,


窗含西岭,枫林尽染。


似看到七十岁的人已到眼前,


他们中有架机穿越云霄,


他们中有蛟龙在南海跳跃,


他们中有种田五谷丰登,


他们中有为官尽忠效劳。


叫一声秦振保再把名点,


好似那沙场点秋兵军容齐整,


我像那老杨宏


威威武武也来报到。


    在阅读了秦贵堂尊敬师长的有关文章之后,我还阅读了关于他在企业的优秀事迹。我还观看了他在《成长之路作品研讨会》的视频。企业为他的作品研讨会举行了隆重而又精心的安排准备工作。舞台布置的喜庆而又庄重,舞台背景的大屏幕打出十分醒目的字体,全体员工统一服装端坐会场,礼仪模特训练有素,辉县市文化,新闻,作协,各界名流到会祝贺。当秦贵堂登台演讲时,情不自禁地数次感动地哽咽落泪,主持人也被感动地递上一条洁白的毛巾,让他擦去激动的泪水。他是在感激企业成就了他,他是感激昔日患难老友杨文安器重了他,没有企业的辉煌发展,就没有他在《成长之路》上又一次达到《辉煌之路》的出色表现。他知恩图报,感恩戴德,与人为善,克己奉公,在作品研讨会上,他又一次真实地发自内心的肺腑表白。凡是热爱文学创作的,大都热爱生活,工作竞业之余,挥笔写下生活中的浪花点滴。同时更一步证实了唯有生活实践才是文学创作的唯一源泉。


    纵观秦贵堂的两本书,我十分同意新乡市作协,作家王保银先生在该书序言中的精辟结论:《成长之路》和《辉煌之路》两本书都是作者生活中纪实性的文字表达。从两本书中我看到秦贵堂的“人生三境界”。


   “境界论”是晚清未年著名文学评论家王国维在他著的《人间词话》中提出的,王国维的“境界说”也是文学评论的出发点,它是文学评论的原则和标准,评价作者的作品的优劣和高低均从“境界”出发,它是作品思想境界升华的总归宿。王国维从中国优秀的诗词中总结出了“人生三境界”。


    第一境界是“立志”。“昨夜西风调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人在困境中,要有爬上高楼,极目远眺,看到光明与希望。


    第二境界是“坚守”。“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在理想的目标追求上要有付出,在付出时会使你身体容颜瘦弱憔悴。


    第三境界是:成果取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人生三境界,由量变到质变,在发展中不断“扬弃”,就会取得卓越的成绩。而秦贵堂的作品正是经历了“人生三境界”,从他艰苦的《成长之路》,过渡到他今天的《辉煌之路》。我们在感叹他创作速度之快也就不足为奇了,反而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他的背后经历了人生艰难的长征。


    秦贵堂,你是枫叶一片红似火,你是柳河一柳柳成荫。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红枫满山 乳液柳河

下一篇:少年中国说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辉煌之路》与三境界]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