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兵的心愿

发表时间:2018年04月17日 作者:聂孝忠点击: 收藏此文

岳父少年的时候,是个放牛娃,光着小脚丫满山跑,苦熬苦撑的,还是经常挨饿,有时还要讨饭吃。唉,讨饭那滋味真不好受啊,手里拿个破瓢,敲那大户人家的门,心里总是胆儿突地:有时人没敲出来,把狗给敲来了,嗷嗷叫,可吓人了!他常常想什么时候那高粱米、大地瓜能天天让他吃个够呢!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吃饱饭!

  一九四六年六月,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先编入了十八旅一团炮兵连一排四班,后编入八纵队二十四师。解放战争开始打得很艰苦,攻坚战、阻击战,场场都是硬仗。入关之后,解放军摧枯拉朽,所向披靡,岳父从他的家乡(辽宁建昌大屯)一路南下经河北、

河南、湖北、江西、湖南直到广东。到广东之后,他的部队没去海南,去广西剿匪了。剿完匪,他又到广东佛山军校学习,学文化、学政治、学军事。军校还没毕业,就在一九五二年春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编入四十五军一百三十五师四百〇三团炮二连二排。

  当上了兵,就能吃上饱饭了,有时仗打得艰苦,要一两天才能吃上一顿饭,那样的时候很少,一年中也没有多少次。

  在他的心里,总是忘不了 到了广东的时候,他们师首长在开大会时给他们讲话,他一辈子都记得清清楚楚。首长说全国就要解放了,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新国家,到那时候哇,咱们人人都过上好日子,家家都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

  对一个放牛娃来说,那“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好日子,离他太远了,远得像看不见的天堂,怎么够也够不到啊。也许这是个梦想吧?这比他“天天吃饱饭”的愿望一个是地上,一个是天上啊!他把这个美好愿望深深地埋在心里,不让它露头,可有时会像小虫一样悄悄地爬出来,在他的肚子里东走走、西逛逛,然后又溜达回了他的心里藏起来。

  一九五五年回国,转业到辽宁八家子103地质队,一九六九年来到了黑龙江地质707队。来到了地质队,他觉得生活已经不错了,那时候中国还不富裕,可比他当兵的时候还是强多了。有时儿女嫌吃的不好,他常给儿女讲的是,这就不错了,在朝鲜那才真叫艰苦,有时候很长时间光吃豆饼就着咸盐水儿,连一疙瘩咸菜都没有

  地质队的野外工作是很艰苦的,都是力气活,基本上全靠人拉肩扛、爬坡过岭。在休息的时候,他看着祖国的大好河山,有时就会想呵,什么时候那山山水水之间,会有一座座高高的楼房冒出来呢?那楼里家家都电灯电话的···那里有一户就是他的家,他一回到家,就拿起电话,亲人、同事、战友、首长,他想谁了,就给谁打,叙叙旧,聊聊天,那该多好啊。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天天忙着建设社会主义新国家,可那个美好愿望还是见不到一点影啊!生活的脚步感觉总是慢悠悠的,还是要靠那些粮票、布票、猪肉票、豆腐票等等来过日子他心里有时也会想:这社会主义新国家样样都挺好的就是有点穷还不富裕。

社会主义就是这样的吗?就该受穷吗?那首长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啊!心里想归想,可不能跟别人说。

  忽如一夜春风来,从南方到北方,从沿海到内地,中国的改革开放开始了,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了,实行了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政策,使我国的经济走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人民的生活明显提高,不知不觉间,各种“票”都取消了,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一九八八年底,岳父真的住进楼里了,这是他终身难忘的时刻!你想啊,一个放牛娃,

现在住楼了,这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啊!不烧煤、不烧柴,用气儿做饭,暖气也不用自己烧了,水是自己来的,再也不用挑水、劈柴、掏煤灰了,这可太方便了。他站在窗前往外看,感觉很“眼亮”,能看出去老远了。看来那位首长讲话还是对的,我这个普通一兵(现在是普通工人)也上楼了。跟他讲的相比,现在是楼上楼下,有电有水,就差个电话喽。

  二〇〇〇年,家里的电话也安上了。他看着这小玩意儿,也是感慨良多啊:当兵的时候,只在大首长那里才有;到了地质队,就单位里有那么一个,还得使劲摇;现在咱家也有了,还是按键的。我们虽然住在一个小区 ,那天我还是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好使吗?哎呀,可好使了,我给老家打电话了,那边一吱声,我听真切儿的,就跟在眼摸前儿一样啊。

  楼也住上了,电话也安上了,生活越来越好了,日子过得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用他的话说,解放前的小地主也不如咱现在的生活好啊!他藏在心里的那个美好愿望已经完全实现了。按说,他已经退休多年了,现在只管安度晚年就行了,可在他的心里,还有个多年结的疙瘩没有解开。

  他参军不到两年就入党了,但因转入地质队时,是凭乡政府的一纸介绍信,没有随身的档案(据他回忆,中国人民解放军入朝作战,都不带档案。三年后回国,他的档案也没处找了,他也没找,也不知道有没有了),他的组织关系也就没有了。为此,他曾多次找到单位的组织部门要求恢复党籍。为这事儿,队党委曾派组织科的人到他的家乡进行调查,不但没见到他在部队时的档案,也没找到任何可以证明他曾经入党的材料。他还让我为他写过一份说明文字交到单位,但因没有原始证据,又找不到他入党时的当事人,这事也就撂下了。

  二〇一五年四月的一天,单位请他讲一讲战斗经历。老头很高兴,把他在军队时得的纪念章(解放东北纪念、华北解放纪念、解放华中南纪念章、抗美援朝纪念)都翻出来,戴在胸前,嘴里叨咕着,还有个军功章不知哪去了,就把他的军功本带上了。到了单位,党委书记把他请到办公室,先唠一唠。看到了他胸前的纪念章,说,嗬,我们的老英雄来了!哪是什么英雄,不够啊!就打天津立了一个大功。说完,把他的立功小本儿递了过去。书记接过来,见是一个红色小本,封面的字是金黄色的,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立功证明书。打开见内文的第一页是功臣简历:吕志文、贫农、 一九四六年六月在大屯自动入伍、一九四八年四月自愿入党。第二页是立功事迹···

  事后,在岳父的强烈要求下,队党委根据立功证明书的记载,经党委会研究决定为岳父恢复了党籍。

  又回到组织了,老人家特别高兴,积极参加离退休支部组织的各项活动,不论是开会、学习还是文体活动都走在前面。特别关心国家大事,看电视天天关注新闻联播,对央视4套的海峡两岸也很上心,每当看到中国的航母下水、潜艇入海、飞机上天,他就说,咱们国家要猛发展军事,多造先进武器。过去打仗,咱们的武器总是不如人家,那亏可吃大了!在第二年的评比中,他被评为优秀党员。当他披着红绣带、戴着大红花上台领奖的时候,红光满面,笑的非常开心!

  有的人很不理解:这老爷子,都八十五了,又回到党里了,还得交党费;有的人刚退休就鸟悄儿地离开党了,这人真是不一样啊!我也没啥特别的,我原来就是党里的人,现在回来已经太晚了!眼下咱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得这么好,不是全靠咱们党领导吗?我是党员,我感到光荣啊!中国人民站起来的时候,我做了点儿贡献;中国人民富起来的时候,我也使劲儿了;中国人民要强起来,我还应出把力啊。

  老岳父今年八十八了,党的十九大报告、新的党章他都学了,他知道:我们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的新时代,要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为了我们伟大的中国梦,我们还要努力奋斗啊!我虽然人有点老了,我的心还要向着前面使劲儿啊!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一个老兵的心愿]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编辑推荐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