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勇到大勇

发表时间:2018年03月21日 作者:任金生点击: 收藏此文

从心勇到大勇

——读李新勇长篇小说《风乐桃花》

李新勇先生的大作捧到手中,一睹超凡脱俗的命名空间、先声夺人的封面设计、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发人深省的道德叩问,还真把我带进一个神奇的艺术“黑洞”。这是一部以社会转型期为脚本,深刻审视传统与现代,善恶与美丑交织的社会现实,冷静剖析人们道德与良知的人性探索小说。里面有对社会传统文化的深沉呼唤,有对生活信息裂变的顽强抗争,更有对复杂人性的智慧对垒。读罢掩卷沉思,不禁会觉察到人性有幽暗也有光亮,文字有孤独的忧伤,也有美丽刚强……


“胆小鬼”难解相亲苦闷


这部书没有序言,是从夕阳下的那杯茶开始引起话题的。作者委婉含蓄、避实击虚,其实在写自己。可是一时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赤裸裸地站在冷酷的自然法庭面前接受时间的检阅。为了揭开《风乐桃花》的神秘面纱,他暂时找了“替身”,巧用“金蝉脱壳”之计脱离“对号入座”之苦。在菊花盛开时节,三个偷东西的少年扮演一台戏,把一头桀骜不驯的公牛撂倒在地,剧中演员全用绰号代替自己的真名。那些无拘无束的叙事、痛快淋漓的抒写,简直给我们一个清新的视觉和独特的回味,更让我们重拾贫困潦倒的剪影和玩世不恭的声像。在阳光四处奔跑的乡村原野,尽管春光四射一马平川,但是作者在自己的爱情国度里并没慌乱手脚。主人公在自己喜欢的相亲女风荷面前缩手缩脚。在向自己设套索爱的“疗养女”面前畏畏缩缩,在向自己肆意寻欢的美女面前泪流满面,却对正向自己暗送秋波的“球场坦克”不冷不热,等等,在后续章节中也得以生动体现,一副活生生的“胆小鬼”形象跃然纸上。涉世阅历、世俗观念、道德情操像几把无形的绳索一样,紧紧地勒在风乐身上,哪还有动弹之理?


“轻骑兵”难料家务事变


“轻骑兵就是轻装骑兵,具有良好的战斗技能,可以独立作战,亦可与其他兵种配合,是自由和勇气的象征,是坚韧和执着的战士……”总揽《风乐桃花》这部小说,风乐的幸福支配权却被掌握在配偶家人之手,纵有十八般兵器也难以抵挡现代风潮的乱箭之苦,尤其是大闹天宫式人物岳母郑黄成。任凭时代不断地跳跃、博弈,甚至是追杀!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徘徊,在感性与理性之间穿梭。时代背景像一双躲在背后的大手,只要稍稍不注意,就会遭受沉重的耳光。

正如作者在本书后记中所说,“能人都是有本事的,有责任心,有担当,当然也有成果。可正因为他们是能人,到处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到处都有他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身影,所以他们所犯错的机会比别人更多,受到委屈和伤害也更多。”其实,他也有更多不能说出的秘密:自己奋斗一辈子,到头来为什么会伤痕累累?身怀十八般兵器,为什么最终还是拜倒在人性的车轮下?那些青少年时期的懵懂与羞涩、中年时期的成熟与放荡以及晚年时期的凄苦与荒唐,在李新勇笔下大摇大摆地向大家走来。来时,带着轻描淡写的生死离别,带着浓墨重彩的复仇悲歌,带着多彩多姿的葬礼盛宴,带着敲锣打鼓的文化传承,走着。


“隧道工”难掩尽头光亮


隧道是崎岖的,但走到尽头,总会惊喜地发现光亮。这是《风乐桃花》的又一精妙之处。正如李新勇先生在后记中所说,一个作家让人光光只看到绝望是不够的,还要让人看到出路,感受到温暖和光明,给人活下去的信心、勇气和力量。书作者是一位隧道工,他认为人的命运,有时候就是时代的走向,他以幽默风趣的语言、跌宕起伏的故事、扣人心弦的技巧,为读者开通了一条长长的精神隧道,“不管隧道多长,最后总能见到隧道尽头的光亮,让我们感受到温暖和光明、慈爱和宽容。”如《坚硬的未来》一章,描述了一家人的心酸,更是几代人的悲痛。涡轮式的增压、幻灯片式的切换、层峦叠嶂式的悬念,让读者置入一个“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境地,到了结尾处的神秘“解惑”,又给读者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快感。在《隐秘的回声》章节中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再赘述。

总之,摄于世俗偏见沦为“胆小鬼”也罢,勇于向现代文明挑战变成“轻骑兵”也罢,基于对当代作家人文定力甘做“隧道工”也罢,毕竟经由了一场复杂的心理历程——从心勇到大勇。内心的强大将胜于一切外表的奢华!希望众多的读者朋友从中得到一点启示。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从心勇到大勇] 的评论,总共:1条评论
会员:红帆  2018-3-26 1
一个作家让人光光只看到绝望是不够的,还要让人看到出路,感受到温暖和光明,给人活下去的信心、勇气和力量。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