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梦想和现实

发表时间:2018年03月17日 作者:蒋玉龙点击: 收藏此文

那个临近年关的下午天空开始飘雪,

我在沿湖大道回家的公交上接你道别的电话,

车箱内嘈杂拥堵,因此你的告别也弱显时断时续。

我在拥挤的人群里大声的喊,你等我!

信号断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见。

或许你听见了,却没能听清我说什么。

雪大了起来,行人和站台都披上了一层素白的银甲。

我在离家还差两站挤下车,风很大,雪花打着卷。

把年节的喜庆与返乡的迫切打成了一遍焦虑景象,

匆忙里我把电话回拔了过去,手机里是盲音,

女音提示:你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域内。

我大恸,然后一遍一遍的拔打,

直至城市的面颊在一片霓虹闪烁里粉墨登场。

手机断了电,沿湖路逐次渐递亮起的灯光里,

风把雪花撒向了湖面,象季节里的柳絮飞。


那个柳絮飞里我仿佛看见多年前我们来到这个城市的场景,

车站广场的站牌下留有我们彷徨的等待和东张西望的迷茫,

我们从一条街道迁徙到另一条街道,

又从一个工厂被召唤到另一个工厂,

时光无序,转瞬我们已经看不见初入这个城市的影子。

直到有一天,口袋空空,行蘘空空,肚子空空。

信息介绍所说,要不你俩再共出一份介绍费换家厂吧!

我们缄默无语,不是现实让我们懂得了很多,

也不是这份真实到让我们内心苍白的成熟。

而是一无所有,在拥有这份寻梦之路时我们已经是一无所有了。

空空的我们告别了一溜长出我们想象的通铺,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在红绿灯的闪烁里我们迷茫而踌躇。

在寒夜,在立交桥的涵洞我们靠彼此的瑟瑟发抖取暖;

在寒夜,在不堪回首的饭摊前我们靠最后一丝雄心壮志疗饥解渴;

在寒夜,在思绪与热情都被冻结了的劳务市场,

我们象影视剧中的海上劳工一样任人屈辱任人挑选,

又慌不择路象一群牲口一样的被装进了冷风恣意的敞篷车。

敞篷车前的灯光破开城市午夜零点被窝的温暖奔向远方,

远方忐忐忑忑又迷迷茫茫象个未知数,

哀伤挤压着我们孤独和绝望挤压着我们我们在寒冷中摇摇欲睡。


睡梦中面包会有的,玫瑰和爱情也会有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曾经我们是如此胸怀热情且义无反顾地坚信。

梦想和现实,我们一直都在跋涉,一直都不曾放弃。

即使是在这夜的凌晨三点的钟声里,我们啃噬着猪槽里一样的食物,

抑或是面对窨井中令人窒息作呕的黄白之物,

当所有的人都退缩了的时候,老板说,你俩年青,你们上!

在呵气成霜的寒冻里我们对望了一眼,

也仅仅是一眼,我们彼此暗黑的心底都亮出两个字“拼了”。

让我永生都无法释怀也永世不敢相忘的那个场景出现了,

即便是穿过泪水涟涟的哀伤,抑或是世事沧海的桑田,

我们都不能忘,忘啥也不能忘了这夜呼啸奔腾的勇气和坚持。

苦难和哀伤是一对兄弟,它们从来没有过分离。

在阳光普照的正午在依然无法温暖身躯的沙石上我们抱头昏睡,

窨井过去了,呕吐和窒息过去了,

甚至一切。连思想都不再属于自己。

这个城市,我们再一次把热血和青春浇筑在这里,

生是一种态度,活亦是一种态度。

当生活成为一种态度后,我们开始读懂了人生。


两张百元钞是那夜我们所能体现出来的最大价值,

当老板把两张崭新的大钞作为奖励递给我们时,

第一次我们被金钱肢解的淋漓破碎。

流泪了,那是我们为生活的不易流下的第一滴眼泪。

老板有些吃惊,他还不了解或者说他根本不想了解。

但接下来我们把两张大钞递还回去的时候,

也是老板真正吃惊的时候,

你说,我们不需要奖励,只要一个机会。

生存的机会。哪怕是再次象窨井这样的机会。

老板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昨天帮了我。

我说,我们是在帮自己。

老板哈哈大笑对工长说,有意思!真的有点意思。

我们留下了,在建筑工地上我们不再需要漂泊,

生活的点点滴滴也让我们懂得了你我差的不是机会,是勇气。


这年冬,岁末的时候人走空了。

空空的楼宇,空空的场地,仿佛一下子这个世界也空了。

我们留下来为老板看工地,除夕大雪。

眼前一点点白了起来,我们在工棚前堆起雪人,

后来接到父母的电话,我们说车票难买,在公司过年。

吃饺子还有火锅海鲜,很闹热。

挂断了电话,盯着一锅乱炖,

远处的鞭炮,清冷的雪,泪水慢慢溢出……

你说现在流泪是为了将来不再流泪。

我说为了这狗娘养的生活,为了曾经的雄心壮志,干杯!

那夜我们酩酊大醉。把一锅乱炖吃进去又吐出来。

我伤了胃,年初一开始吐血。

你疯了似的狂奔在积雪中为我捡来中药,

那个年节工棚里充满了药的气息。

后来,雪化了。阳光不见温暖。


新的一年开始了。这年的桃花开得早。

开工的那天我们收到老板给的一份最大红包,

很喜悦很开心,更开心的是老板说,今年你俩就做工长吧!

老板离开后,我们懵了圈。何为大喜?何为大悲?

蹲坐在炉火前,烟一根接一根,直到无以为续。

你呜泣,兄弟,我们真的要发了……

你说不下去了,过往的点点滴滴即使被涂上最明亮的色彩,

也依然让人无法释怀。

我说,苦难过去了,兄弟,一切我们从头再来,这一次

我们要活出自己。

生活就是这样,当你感觉最失败的时候,或许转折就在路口。

我们只需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然后把泪水强咽下去,

或许一切都改变了。


那之后,一连几年我们都顺风顺水,口袋里鼓胀了起来。

我跟你说,老板是我们命中的贵人。

你笑笑,然后有力的一挥手,很伟人说,

今天我们就去最豪华的酒店,吃最贵的海鲜。

那天,我们吃了最贵的海鲜,牛饮了不知真假的法国拉菲。

然后,又去了二九八八的KTV包厢,灯红酒绿里,

生活开始了另一种颜色。

也是这一年,我们初遭滑铁卢,先是工地伤了人。

后来,小包头携款潜逃。

我们几乎赔款陪得再次一无所有。

老板那天把我们骂的狗血淋头,然后,大笔一挥罚了一笔巨款。

我们已经不懂什么是雪上加霜了,

人生的大起大落有时候在一瞬间,而成功却必须历经

千回百转的艰辛和磨难。

老板说,再有下次,你俩继续去挖窨井吧!

窨井两字触动了我们心底最痛的一道伤口,那道伤口再次撕裂,

痛的奋不顾身。

那之后,我们不再沉溺,事事亲力亲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也是这一年我恋爱了,女孩很平常,肤色却出奇的好。

一个女孩能在你大落失意的时候跟你足见真情,

我和女孩文化都不高,只是努力的在营造自己的未来。

我知道自己不能辜负了她,就像必须珍惜老板给我们的

最后一次机会一样。

似乎好运走到了尽头,那种大手一挥,然后灯火酒绿的日子

不复存在了。

老天给过我们机会,也给过我们把握机会的勇气,可在拥有时

我们却过于得意忘形了。

生活就是这样,懂得创造的时候,也要懂得珍惜,生存也是如此。

钱越来越难赚了,老板在金融风暴后溃不成军,相应的大家

都行走在剃刀的边缘。

又几年,我们终于能缓过一口气来了。但不复往昔的风光。

你不甘心,始终不甘心。

我劝不了你,想想曾经猪狗不如的那段活着,想想曾经不弃不离的

同甘共苦,时间可以遗忘,但我们不会也不能。

即便是世事沧海,在雨打花落的树下,我依然会记起那个年节里的雪,

以及远处的鞭炮,泪水慢慢溢出……

你说这也是一次机会,或许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了。我等这个机会

有几年了。我尊重你的决定,你要不同意,就当我没说过。

你是我兄弟!我说,唯一值得信赖的兄弟,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你脸上露出了笑容,有力的大手一挥,很伟人的说,

兄弟,我们又要发了!

那天,你带走了我们全部的积蓄。里面有一份我和女孩婚房的首付。

我很怕你装B装成伟人的形象,前一次,我们几乎一无所有。假如

人生能够预料我不会让我们有第二次。但人生没有如果。


这一年我和女孩都进了公司,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

虽平常,但贵在安逸。

已经安逸很久了,直到有一天我觉得该和女孩结婚了。

婚姻是对爱情的一种态度,也是一种交代。

那天,我把电话打过去。你很高兴,电话里的声音我听得出来。

在这个城市,平常的我置办了一场平常的婚礼。

你来了,带来了最重的一份厚礼。还有温暖。

你说,兄弟,祝福你,好日子不远了。你扬起了手……

我把你有力的一挥按落了下去,我说,兄弟,等忙完了,我得

回家乡一趟,虽说算不上锦衣还乡,但必须有个交代。

你说,知道了。我不能陪你回去了,带我向家人问候。


光阴几许,很多事在经历过后,我们回往的时候,其实才发现了预示。

等我和妻重新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股市暴跌,楼市萎靡,很多老板弃厂而逃,也有很多开发商直接跳楼。

那些天我手机不离充电器的跟你疯狂的电话,不过每次都是盲音。

你从股市消失了,从这个城市消失了,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不曾想到的是后一次你把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

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梦回里,我在阳台的窗口烟一支接一支的抽。

月光在眼前,那种清凉如水一直都在眼前,

想起你,我想起人生的一切空空,想起涵洞里我们靠彼此的瑟瑟发抖

取暖,还有很多,多的让记忆成殇,多得叫往事不堪回首。

可你回不来了,男人之间产生隔阂的除了钱和女人,真的不会有

第三种存在了。

我知道自己不会在意,但你不能不在意。


生活就是这样,在起起伏伏后终将趋于宁静。

可就在要把过去遗忘的时候,你的来电出现了。

我已不记得为这个电话等待了多长时间,是不是有一个世际?

它的出现那么突然,又消失的那么突然。

它让我忘记了许多年前你走时的那个表情,

那时的我们还算年青,年青的有种痛哭疾首的感觉。

可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无论曾经我们怎样的努力,一但失去

就是永远。


雪花在夜空中飞舞,一转眼就白了眼前的世界。

那些白里有许多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打开记忆,

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今夜,城市的街道我在去向家的方向。

走着。走着。泪慢慢地流下来……

终于我明白了,这个下午你的来电不是为了道别,而是告诉我你还活着。

走在还差两站到家的街头,走在漫天飞舞的记忆之外,

心疼那个一直倔强的你。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红包

下一篇:母亲玉华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曾经梦想和现实]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