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新强组诗《乐土:熊耳以南,伏牛以北》读后

发表时间:2017年08月16日 作者:王者兴点击: 收藏此文

    段新强的组诗《乐土:熊耳以南,伏牛以北》共有14首诗,原发于《大地文学》三十七卷(2016年6期),选自他的诗集《活在青山绿水间》的第一辑 “在山水间修建山水” 中。

读着新强充满灵气的诗句,我的心仿佛张开了翅膀,随着诗行的移动,那个真实的栾川好像也在眼前移动。他的诗,集中展现了中原大地的山水之美、灵魂之美、人性之美,让我爱不释手,情不自禁的想写一些文字出来。

新强的诗,关注的是大国土。他从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理空间入笔,高度集中、概括地反映了栾川现实的社会生活

高尔基说过:“诗人是世界的回声,而不仅仅是自己灵魂的保姆。”新强的组诗名字是乐土,换个词也可以是国土,而且是熊耳以南、伏牛以北有限的那一片区域,也就是作者工作、生活的那片富含激情、饱含热情、蕴含乡情的乐土。

他在诗歌《深山采矿区:缓慢的世界》中写道:

这里的青春是缓慢的,任凭生命里漫长的孤寂

引领着山风,从心尖上一次次清晰地走过

他在诗歌《乐土》中写道:

在后花园拨开一枝杏花,让未曾得道的灵魂归隐于道

可以挖草药,圈猪羊,开酒肆,摆一桌农家宴款待宾客

自在地在山水间修建山水,在光阴里耕耘光阴

组诗共14首诗,单从标题看,作者用土地、山脉、河流、矿产、石头、风等生活中最有特征、最典型的事物作为意象,把丰富的生活内容和思想感情高度浓缩,进行集中概括,通过对这些典型事物形象特征的描写,表现了更广泛的社会生活和更普遍的思想意义。

诗歌《呼唤一粒钼》:

我必须敬畏那些炉膛守护的火焰,

是它们帮我让钼脱胎换骨,

唤出钼的侠骨柔情,

必须追随那些工匠,

尝试锤炼出人类最朴素、温暖的愿望,

从难以停歇的齿轮里解下生活的疲惫,

从冰冷坚硬的钢铁里拯救出生命的疼痛……

这首诗是新强个人心灵对现实生活的体验,通过它,我们知道,在中国河南西部山区,有个美丽的地方叫栾川,这里不仅风景优美、空气新鲜,而且还有总储量达206万吨、亚洲第一、世界第三,中国境内特大型的钼矿田。

我统计了一下,以石头、矿产、水为意象的各有3首,以土地、山脉为意象的各有2首,以风为意象的有1首,均属于大国土的范畴。

新强的诗,抒发的是大情怀。他饱含着丰富的思想感情,借小元素抒情言志,给予我们很多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

郭沫若说过:“抒情不仅是抒写个人的感情,要抒写时代的感情。把个人和集体打成一片,把作者和人民打成一片,那就有把握抒写时代的感情。”

他在诗歌《玉皇顶》中写道:

大地沉静,云海缥缈

玉皇顶,始终是天地间最孤独的

问道者

有人说,诗人爱伤感、易孤独,但生活在青山绿水之间的栾川,新强的感受应该是幸福、快乐、满足的。他的诗歌抒情性强,每一首诗都饱含着丰富而强烈的思想感情。我敢说,他创作诗歌的过程,自始至终都是伴随着个人感情的激动而进行的。他所抒发的思想感情是高尚的、健康的,是真情实感,是同时代精神、人民感情联系最紧密的,抒发的是充满社会责任的大情怀,不是狭隘意义上的“自我表现”,更不是矫揉造作的“无病呻吟”。新强的诗纯粹而简洁,不仅具有很高的格调和艺术价值,还能给予我们很多人生的启迪,从中我们可以获得战胜工作和生活中困难的勇气和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的诗对灵魂的启示作用不容忽视,对社会的潜在价值同样不能忽视。

他在诗歌《重渡沟的水》中写道:

流下山崖,流出丛林,流过石桥,流进了人家

它们还继续往更大、更深的蓝色里流

请你相信,那些奔往大海的浪花里

喊得最响亮,开得最灿烂,破碎得最义无反顾的,都是

重渡沟的水

无论诗人是孤独无比,灵气非凡,还是高瞻远瞩、放眼未来、铁肩担道义,从本质上说,他都属于这个社会,同时属于个人。用段新强自己的话说:我们不能跨过“人”而去做“诗人”。诗歌是“人”全部意义的一个特别的倒影,用陌生的画面描摹小部分事物,最终呈现的是世界全部的真相。所以,写诗不单单是在使用语言,有时候是在创造语言。诗意永远在我们说不出、看不到的远方。

新强的诗,树立的是大梦想。他不仅让读者从诗中读出丰富的想象、联想和幻想,也能读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希望

栾川文化历史遗存可观(栾川四面群山环抱,伏牛、熊耳两大山脉险峰陡峭,天然构成“卢栾屏障”、“嵩栾藩篱”,因此,历史上仁人志士对栾川情有独钟,一些民族义士、帝王遗臣遗子、隐士羽客、达官显贵、骚人墨客或借栾川天然屏障迂回再起,或视栾川世外桃源隐居修道,或倾慕栾川美景寻芳揽胜,或寄情栾川山水借翰墨诗文发一时之感叹,凡此种种给栾川留下众多惊世奇特之传说。),自然风光美丽、天然氧吧(2015年9月11日,在浙江湖州召开的国际乡村旅游大会上,栾川县被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亚太旅游协会评选为“世界十大乡村度假胜地”,成为中部地区唯一获此殊荣的地方,与栾川县同时获奖的还有越南沙坝、巴西亚马逊、塞尔维亚巴尔格莱德、中国台湾、中国婺源、中国湖州、中国郫县、中国锦江、中国西江9个乡村度假胜地。),良田肥沃,乡风民俗淳朴,金属矿藏丰富。

栾川那些美妙动人的传说给了新强创作的灵感,美丽的山川风物为他创作诗歌提供了丰富的滋养。他曾经是我们国土资源部门一名基层干部,长年工作、生活在栾川,没有理由不关注这些诗歌的元素。他巧妙的把个人的思想感情与作品描绘的生活图画融为一体,通过生动优美的形象感染着我们。他的诗歌饱含丰富的思想感情,他用丰富的想象、大胆的联想和幻想,通过意象的创造、境界的拓展、情感的释放,大胆突破物我之间、时空之间的界限,最大限度的把人的心灵感受和丰富情感表现出来。

他在诗歌《风吹草低》中写道:

风吹草低,我看见了栾川

血脉旺盛的一寸泥土——就在庄子村

山峦,河流,田地,道路,按照

我们内脏的位置摆放

庄稼,草木,黑瓦飞檐,画琴键的栅栏,顺着

一口和畅的气息生长

炊烟,粗茶,红灯笼,贴福字的小院,都等候在

胸膛最暖的地方

读着诗,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就会映入你的眼帘,整洁平坦的山间道路,云雾缭绕的层叠青山,青山掩映下的村庄恍若世外桃源,红二十五军的将士们的脚步从这个叫庄子的小村走过,最后走向了长征胜利的终点——延安。2014年,庄子村被评为河南省“最美乡村”,2015年又被评为“国家生态文化村”。

一点建议:

由于作者所处地域的局限性,他的视野没有开阔到更多的地域,诚心希望新强能够走出大山,到大城市里去,更多的接触到现实的社会生活。栾川,在作者的眼中,可以称得上是一片乐土、净土,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在美丽的自然风光背后,资本也已经早早地渗透到了栾川这个地方,过度开发山区矿产资源对环境造成的破坏,采矿区到处堆放的山一样的矿渣,就像悬在我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所以,我真诚的希望新强能够把笔触放到一个更宏大的视野中,抒写人文情怀的同时,大胆地用手中的笔,书写发生在栾川的灾害带给人们的苦难,在大力倡导生态文明建设的今天,让我们的受众随时都保持强烈的危机意识,时时在心中敲起地质灾害的警钟,人人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注重在保护中开发,在发展中保护,在发展中富民,否则,诗歌的乐土在不久的未来将不复存在。

无数的事实也证明,一个诗人只有通过自身去着力表现生命、生活与生存,人类、社会与时代,才能创作出更多无愧于过去、今天和将来的优秀诗篇来。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段新强组诗《乐土:熊耳以南,伏牛以北》读后] 的评论,总共:1条评论
游客:匿名  2017-8-28 1
感谢王星兄!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