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书——与书为伴之四

发表时间:2016年12月28日 作者:张国栋点击: 收藏此文

                                        修  书

                                   ——与书为伴之四

此修书非彼修书——写信——而是指修补旧书。

由于我的喜爱读书,就免不了要经常借书来读。在当时的农村,即使是家有几本藏书,懂得珍惜的也是很少的,大都是很随便地堆放在桌子上,根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所以,我所借到的书大都品相不好:有的书页卷角,有的内页烂得只连接一点点儿,有的封面破烂,有的甚至连封面、扉页都没有。尤其是一些“草版”(宣纸、雕版、线装)书,书页褶皱不说,即使连装订线都要断了……

对于这样的书,我总会在阅读之前尽力将其修补好:书页卷角的,就喷些清水,一页一页地展开,然后轻轻地将其压住,待干之后再将其放开;对于内页破烂的,就用裁好的白纸条(当时一整张白纸6分钱)将其粘好、压平,而白纸条所覆盖的文字,就预先将文字抄下了,待干后再用钢笔一笔一划地抄补上去;封面破烂的好说,粘补一下压平即可,而没有封面的,却需要找厚纸做封面,可当时是找不到像样的厚白纸的,只有找装农药的牛皮纸做封面,之后再用毛笔写上书名;对于那种“草版”书,实在破旧不堪的,我就直接将其拆开,把每页都压平后再重新给装订起来。记得当时所用的装订线,都是给喜欢织渔网的三爷要的。渔网线不仅结实,还粗细恰当。

记得最让我为难的一次修书,是借到一本书既无前后封面、扉页,又无版权页,书的前后都还缺几页,根本找不出该书的任何信息——书名、作者、出版社、更别说内容提要、前言、后记之类了。我看了几页,觉得还不错,就决定将其修补。我将其褶皱的书页、书角压平,给其配上封面,使其像一本书了。我读后,还推荐给几个书友阅读,并嘱其尽力找到书名。可是,此书在我们这群书友中转了一圈,竟没有一个人知其“来路”。我实在是心有不甘,就和一个书友商议,将其定为“无名书”,并在封面上书之。其后相当一段时间,我们“圈子”内的人都以“无名书”谓之。在我参加工作之后,当看到电视剧《啼笑因缘》时,才知道此“无名书”为《啼笑因缘》,作者是张恨水了。

在那个年代,我是出于“敬畏书籍”的心理来修书的,所以我总是异常敬业地来动手。经我手所修补的书籍,几乎是不可胜数的,他们都重新焕发出了“青春”,使其更加可人。每看到我所修补一新的书籍,我都有一种“成就感”。而我的修书,更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人们更加愿意借书给我,使我的“书源”更加丰富了!

我这种喜欢修书的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并乐此不疲。去年的一天,我到一个朋友家串门,看到其书桌上放着一本比较破旧的《现代汉语词典》。看到我拿起端详时,朋友告诉我:“那是帮熟人搬家时,看到这本要当做‘废纸’卖掉的书时,见此书除了没有前后封面、书脊残破、没有版权页外,正文部分依然是完整的,出于对工具书的珍爱,就征得其朋友的许可,带到家里了。其实,家里就有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由听了朋友的话,我心里不由一动——“同是天下爱书人”啊!我就对朋友说:“那这本旧《现代汉语词典》就给我吧。”朋友也没问我要此书的原由,就笑着答应了。

带到家后,我就查找资料,按扉页上的出版年月,推断出该书版次,将版权页打出。其后,我又找到硬纸壳、深色彩绫、牙黄色宣纸、胶水、复印纸一应材料,先做出硬壳封面,再打出封面、书脊文字。经过一番修整,这本《现代汉语词典》顿时“旧貌换新颜”——书名、书脊是白纸黑字楷体,外环衬牙黄色宣纸,由于用绫色彩较深,更衬托出书籍的凝重;翻开封面,是崭新的前后环衬、版权页……

过了几天,当我把这本装帧一新的《现代汉语词典》交到我的朋友手上时,我的朋友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想不到你还有这等‘手艺’啊!”

                                    2016年12月21日于莫测书屋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下雪了

下一篇:一座广场,一座城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修书——与书为伴之四]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