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温哥华来

发表时间:2016年12月26日 作者:周志兴点击: 收藏此文

他是地质学家,又是作家。十七年前,他移居温哥华,最近来到江西,看望我们这些老朋友。

他是一位地质学家,是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暨国际哲学与科学史委员会所属的国际地质学史委员会委员(2000年至今),加拿大注册地球科学家。他出版了三部中、英文地质学专著,在各类学术期刊及论文集上发表中、英文研究论文七十余篇。读书时他就是学霸,得多位名师指点。1986年获长春地质学院(现吉林大学)工学学士后,考上本院硕士研究生,师从张秋生教授;几年后成为北京中国地大的博士研究生,导师是翟裕生院士;三年后变身为中国地质科学院博士后,师从裴荣富院士,《中国地质矿产报》和《中国矿业报》分别于1996年4月27日和1995年12月27日在第一版显要位置对其博士后研究成果予以报道。此后在地科院矿床所工作,成绩斐然,并担任矿床所一室党支部书记,兼任地大《地学前缘》英文编辑,获1995-1996年度中国地质学会第五届青年地质科技奖银锤奖,先后出版专著《张家口-宣化地区金矿地质》、《Geosciences and Human Societies》、《世界首例独立碲矿产的成矿机理及成矿模式》等;其中英文专著被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前主席、著名地质学家W.S.Fyfe(1996年8月21日),英国著名环境地质学家、剑桥大学的Nigel Woodcock博士(1996年12月11日),和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M.G.Wolman教授(1997年2月3日)所高度评价;后面这本书被中科院资深院士刘东升、宋叔和鼎力推荐出版,涂光炽院士作序。

2000年秋,正当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他突然放弃京城优越的工作条件,携妻儿(妻是理学博士,时就职于国家质检总局)移居加拿大,在国际地质界驰骋。在加拿大,他长期担任上市矿业公司总经理、总工程师、首席地质学家、矿山经理等,编写了10余部年度勘探报告和加拿大43-101技术报告,在黄金、铜多金属、金刚石等勘探及开发领域独领风骚。2011年,他主持设计一个2000多万加元(合人民币1亿多)的金矿勘探,将停滞十多年的一个加西项目之黄金资源量从不足五十万盎司增加到五百万盎司,其中,lndicated级别资源量增加14倍。2014年,他临危受命接手主持一露天金矿的开采工作,将矿石品位从不足4 克/吨,提高到12克/吨以上,一举扭亏为盈。

他是一名作家。读书时,他先后担任长春地质学院和北京中国地质大学的文学社社长,业余时间带着一帮充满无限热情的文学青年,刻钢板蜡纸,油印出版文学刊物。为悼念在非洲野外考察期间染病而突然病逝于归国客机上的导师张秋生,他写出洋洋30万字的长篇报告文学《师魂》(吉林大学出版社出版),满满的师生情,一时洛阳纸贵。他的作品以报告文学见长,用科学家的眼光去洞察社会,独出己见,深邃尖锐。1997年,他的长篇报告文学《拯救地球》由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出版,全书由“水的焦渴”、“消失的生命、“被盗的家园”、“天怒”、“呼唤绿色”等五部分组成,从不同角度真实再现了水资源短缺、物种灭绝、环境污染、地质灾害、以及人类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问题,同时对拯救地球开出了良方。此书一出,反响极大,包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科技日报》、《中华读书报》、《中国图书评论》、《博览全书》、中国教育电视台等各大、小新闻媒体纷纷报道。新上任的国土资源部部长召见了他,讨教良策,并指令出版社加印再版,将此书上报“五个一”工程。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资源和环境是热门话题,学者们关于此方面的论著,几乎都将《拯救地球》作为文献索引。

我结识他,缘于一次创作活动。1994年春,地矿部组织了一批中青年作家,开展新中国成立以来一些重大矿产的发现与勘探历史和相关人物的采访写作,他受命来到江西,我全程陪同,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我们走访了十几个地勘单位和地矿部赣南扶贫团,采访了近百名地质工作者,全景式了解了江西地质工作。回北京后,他写成《荒野.青春.城市》和《情满红土地》(赣南扶贫故事),加上我的名字,收入地矿部编辑出版的大型报告文学集《地球村档案》(地质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因收入该书时删减太多,我们又加了三篇(《走出低谷》(记江地集团)、《荆沙之花》(记湖北地勘技校)、《拯救长江》(记长江地质灾害治理)),合成27万字的报告文学集《山魂》,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在一个多月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近距离触摸到他的才华、真诚和勤奋。大概是地质人的特性吧,他对食宿没特别要求,但对工作、采访对象和内容却很认真,一件事、一个问题总要刨根究底。白天采访,晚上整理材料,结束即转入他的专业事务:博士后科研报告、第三十届国际地质大会特别项目等。据说,在地科院他很有人缘,既能办事,又肯办事,上上下下都愿意找他,他又抹不下面子,不会推托,结果把自己搞成个大忙人。他没有大博士、大作家的架子,却有亲和力,几句话就和采访对象拉近了距离。他在采访老地质专家时,总是谦恭虚己,不露圭角,从内心发出尊崇之情。看得出,老一辈地质工作者艰苦奋斗的精神在感染着他。

我们年龄虽然相差一轮,但一见永恒,成为好友。到北京开会,我们一起逛大排档,涮羊肉。我到过他在北京的家:那是地科院的筒子楼,年轻的博士夫妇带儿子住着一间房,公用厕所,烧饭在楼道。我敬佩他的才气,敬重他的职业精神。我叮嘱儿子,要把他作为学习榜样。儿子在东北读大学,放假途经北京,特地去看他,也曾光临他在筒子楼中的单间房,耳濡目染,受到熏陶,接受灵气。他去加拿大以后,我们还一直在QQ上保持联系,相互关心着对方。

二十多年后再次相见,他还是那个模样:熟悉的神态,熟悉的语调,熟悉的激情,熟悉的潇洒倜傥,除去岁月添加的几分老成,几乎没什么变化。他的到来,让我们快活了。那几天,我们厮混在一起。

他极重感情,来到南昌,便寻找江西的大学同学,和同窗们谈起大学时代,眉飞色舞。在江西省地矿局大楼前,在宣传部长的办公室里,他回忆起当年在江西的采访,如数家珍般谈起每一个被采访者,说起他们的故事,并询问他们的现状。他嘱我把当年采访过的909队的老队长找来,俩人交谈甚欢。当得知颜美钟、谢钦尧、李德奎、黄恩邦等老专家已经过世,他扼腕叹息。他说,每次到北京,再忙都要去看望翟裕生、裴荣富等恩师。“饮水思源,不忘初心,这个道理要时时放在心上。”他如是说。

他身在海外,却十分关心祖国的发展,特别是地质事业的改革。当初在北京学习工作时,因英语好,他常担任外国专家学者来访的翻译。西方发达国家地质工作的新理念、新技术方法引起了他的兴趣,由此萌发出国的念头。近二十年国外工作的经历,使他更深刻地看到中国和发达国家地质工作管理方面的差异和距离。他说,加拿大国土面积比中国大,但吃国家俸禄的国家地调局不足两百人,人数不如中国一个小小的地质队,但整个国家地质工作管理程度却高而有序,值得我们借鉴和思考。中国地质工作规范主要还是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苏联模式,与西方发达国家标准不同,妨碍中外地质界的交流和中国地质技术的发展。国内出国考察的人不少,介绍国外地质工作体制和方法的文章也不少,但像他这样对中国和外国地质工作都有丰富经验和深刻了解、又兼有作家视角和文笔的人却不多,写出的东西分量自然也会不一样。我们鼓励他写出来,让国内更多的人了解世界地质工作的现状和发展趋势。在场的《中国国土资源报》江西记者站龙站长当即与报社编辑取得联系,得到支持。他也许诺,拿出当年写《拯救地球》的劲头,把自己的见闻和思考写出来,为祖国地质事业的改革发展尽一份力。

与他聊人生,总会聊到他的一份特殊经历:当年部长找他谈话后,部长秘书给他打来电话,传达部长指示,希望他不要去国外,来部里工作,他谢绝了。两个月后,秘书又来电话,再次传达了部长的挽留意见,他仍未答应。几个月后,新人上任,顶替了预留给他的位子。后来,部长升至正国级,秘书和新人都升至副省级,大家为他惋惜,他摇头。今天,部长已成“中国第一腐”, 秘书和新人也都琅铛入狱,大家为他幸庆,他也摇头:“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只要坚定自己的信念,不因任何诱惑而改变,自己的人生之路虽然会有弯曲,但终究是直的!”

他的名字是——银剑钊。



(编辑:剑兰)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有朋自温哥华来]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