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与书为伴之一

发表时间:2016年12月15日 作者:张国栋点击: 收藏此文

                                        听  书

                                   ——与书为伴之一


我喜欢与书为伴,一生读了不少的书。现在我虽说已过花甲之年,但依然不可一日不读书。

前段,我所在的市里举办“百姓读书活动”,我被评为“学习之星”。其实,到了我这样的年龄,对于这样的荣誉看得是很淡、很淡的。对于我来说,读书就如吃饭、穿衣一样,是必不可或缺的。当举荐我的社区同志和我谈到读书问题,询问我从什么时间喜欢上书的,我就告诉他说,从5、6岁时。听了我的话,他笑了,还以为我和他开玩笑呢。看了他疑惑的神色,我就一本正经的告诉他:“真的,我喜欢书时,我还没有上学,还不认字。我最初接触书,是从听书开始的。”于是,我就给其讲起了我童年时的故事——

童年时期,我的故乡和全国大多数农村一样,是很贫穷的。人们辛辛苦苦地劳作一年,到头来却填不饱肚子。不仅物质生活贫困,精神生活更是匮乏,即使是露天电影,一年也难得看上几场,就别说其它文化娱乐生活了。但是,农民自有农民的娱乐方式——“听唱书”(当时,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称那些书为“唱书”,直到读大学中文系时才懂得,那些书中有不少属于旧时说唱人的底本,人们就习惯把那些古代小说也称之为“唱书”)。所谓“听唱书”,就是在冬天农闲的时候,由有身份的人——因为只有有身份的人才能找来书籍——找来古书,再找一个有文化的人,每天晚上在一家的闲房子里读。我们街里就有两个这样的去处——

一处就在我家对门,是我近门叔叔家的两间房子。那时叔叔还没结婚,不怕打扰。有人就找来古书,请我本家另一个上过中学的三叔念。那时的农村,读过中学已算是很有学问的人了。三叔念书吐字清晰、朗读流畅,一晚上能念好多章回,以“赶书快”著称,很受人欢迎。他在这里读过好多书,如《东周列国》、《楚汉演义》、《隋唐演义》等历史小说;《包公案》、《彭公案》、《施公案》等公案小说;《小八义》、《小五义》、《三侠剑》等武侠小说;还有《水浒传》、《西游记》、《聊斋》等名著……那些书既有“草版”(宣纸、竖排、雕版印刷)的,也有“洋版”(横排)的。我真不知道,那些有身份的人在哪里找到那么多的书。在我未入学前,还不大听得懂书中的内容,就挤在大人中间认真地听,几乎天天晚上到场,直到上小学四年级自己借到《水浒传》读时,才不再光顾那里。

另一处离我家不过百步,念书人就是房子的主人,他排行老三,论辈份我该喊他爷。他老伴去世早,孩子都长大分门另过,他一人住三间房子,不愁来人没处坐。他也喜欢念书,招得不少人来听。但他一生只念一本书——《三国演义》,所以落得一个“三国”的雅号。三爷念书,边念边讲,像《三国演义》这样半文半白的作品,难免有人听不懂。当三爷觉得不好懂的地方,就把它再用白话叙述一遍。由于边念边讲,再加上三爷上了年纪,本来读得就慢,一个冬季只能把《三国演义》念一遍。我小时也去听过几次,但觉得“赶书”太慢,没有听三叔念书过瘾,也就不再去了。

在那特殊的年代,这“听唱书”不仅使辛苦劳作的人们得到暂时的憩息,给人们带来欢快,也使人们的道德情操受到熏陶,培养了人们扶正祛邪的品质。而我则更是受益匪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的古典文学启蒙教育,就是在这里完成的。

现在,我不仅有自己的书房,有一个一堵墙大的书架,还收藏数量可观的各类书籍(以文史哲为主),想读什么书,不出书房,基本就能找到,和我过去读书靠借真是不开同日而语了。然而,儿时听书的情景,却成为我永久的记忆,不时会浮现在我的脑际,这美好的记忆,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底。

                         2016年12月15日于莫测书屋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听书——与书为伴之一]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