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童年

发表时间:2016年12月05日 作者:章社友点击: 收藏此文

       人生的童年像春天的小草,顶着露珠,嫩生生的看着所能目及到的一切,扬起小脸东瞅瞅、西望望,伸伸腰踢踢腿,然后开始雀跃。哦!这个世界真美丽,清澈的眼眸满是好奇,庞大的空间是童话般的乐园,那些童话故事的人住在森林里、住在河边、住在开满野菊花的山坡上……童年像一首快乐的歌谣,我们留恋、怀念,怀念无忧无虑的岁月和岁月里的故事。
   ——题记
   人一生总会有几程岁月让人怀想,童年是每个人最难忘的时光,童年里发生的故事,充满童趣。那怕你老到鸡皮鹤发之年,童年时的一些故事,依然可以忆起来,讲出来还会有笑声。每个人的童年的经历与所处的生存环境有紧密关联,农村的孩子和城里的孩子的童年记忆是不同的,但是有一个共同点,无论城市还是乡村的孩子童年时光都是无忧无虑的,是欢愉的。我童年的记忆是在山里,那些快乐时光,留在一个白山黑水的山村里。回想,欢笑声仿佛可以穿越了时空,依然在山村里回荡,山村的景象也会像梦一样在脑海中浮现。
   山村,是对山里人居住地的一个统称。童年的山村,只是一个山沟,六十几座泥草房把东西两座山隔开——分为前山、后山。前后两山的距离不到五百米,南面一座大山,与天相接,那是主山脉,属长白山的支脉,这里曾是抗联出没的地方。六十几户人家把山沟填得满满的,他们都是抗战时候闯关东的山东人,硝烟四起的年月,为保性命,来到这没有人烟的山沟里,开荒种地,生存下来。山沟里的大人孩子都讲一口标准的山东话,在山沟出生的孩子,继承了父母的口音。上学后学校要讲普通话,具体是东北版的普通话,听起来比山东话洋气,可我的山东口音怎么都要改不彻底,因此没少被同学们耻笑,他们说山东话真土,叫我小山东棒子,听着很生气,又很无奈,这是我童年时最糗的一件事,后来我用学习成绩甩掉了山东棒子名号。
   山沟三面环山,一条用牛车和脚板碾出的土路,蜿蜒曲折,像蛇一样沿着那条流淌不息的河流爬向山外。这条路是山沟通外面世界唯一的路。山里人出去一趟不容易,没有交通工具,全靠两只脚板丈量几十里路,一个来回,需要一整天,那时最盼望父亲出门,父亲回来会有糖果吃。小孩子是没有机会出去的,我十岁之前见到的天空,和山沟的面积一样大,天边就是周围的山岭,永远对山那边充满幻想。你若好奇,翻过一座山还有一座山,山连山、岭连岭……天边永远在山岭上。来自山外面的信息,都是从大人口中得知,像是听故事一样,在小孩子的意识里,很像是传说,因为隔着遥远的距离,山外是小孩子抵达不了的地方,那里的一切都仿佛是虚幻的空间,任由你的想象力去,构筑一个小孩子所向往的世界。
   小的时候,不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那个山沟沟是我的全世界,觉得这个世界很大,也很美丽,有山、有水、有树林、有野果子、有庄家、还有山坡坡上叫不上名的野花。我的世界里,是那么的安稳、淳朴、和谐。村子里,鸡、鸭、鹅、狗、猪,散落在各家的院落里,牛羊在山坡的荒地里啃草,风过,满村子都是青草和粪肥搅合在一起的味道,那是地道的乡村味道。没有实行计划生育的年代,村里的孩子多,孩子的哭笑声,是山村的协奏曲,演绎着村子里人丁兴旺的繁盛。落后山区,人们的教育意识浅淡,很多八九岁的孩子不读书,在家里放猪、放羊,在山里野跑,所以儿时玩伴很多,疯玩起来忘了回家,被母亲训斥。
   至今扔记着那个时候玩的游戏,跳格子,欻嘎拉哈,这都是女孩玩的。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群孩子,每人一根柳条扎在腰间,再插上两棵蒿子杆编制手枪,头顶着树枝圈,模仿战争影片,一方是鬼子,一方是八路军,满村子乱串,掩体是各家的房屋,大热天,跑的汗流浃背,小脸抹的像小鬼,还真有点想战火中跑出来的模样,衣服刮破了,玩的忘了吃饭,孩子的妈,站在大门口招呼自家的孩子。回到家,免不了被母亲训斥,因为好好的裤卦,挂出个窟窿。为此,母亲说我是个野丫头,没个女孩子样,不想哥哥那样听话。想想也是,上墙爬屋,掏麻雀窝,上树投邻居家没熟的海棠果,因为自己家没有海棠树,炎热的中午,大人都在睡午觉,趁这机会去偷果子是最好时机,每次都得手,乐此不疲,现在想想,那是大人不去理会而已。
   时过境迁,几十年的光阴里,依然藏匿着童年的欢笑,如今想起,还会笑出声来。那个扎着羊角辫,一笑豁牙子的丑小丫头,站在院子里,扯着脖子大声喊:“妈,我饿了,我要吃煎饼卷白糖……”一遍又一遍,直到母亲回应,煎饼堵住嘴。哥哥说我饿了像只小赖狗,母亲听了笑了,哥哥也笑,我却哭了,我特别配合懒狗这俩字,哭个没完没了……母亲说打哥哥,可泪眼模糊的我看得出母亲不是真打,我便使劲哭,直到没人理我。大人最烦小孩子苦恼不休,干着活听着哭声很烦心。我哭累了,睡着了,醒来后,所有事烟消云散。依然跟在哥哥后面,小赖狗变成跟腚狗。有哥哥的丑丫头是幸福的。
   我小哥哥八岁,自小到大都是被他领导,对哥哥的话言听计从,就连膝盖上摔破结下伤疤,都是哥哥说好了,那就是好了。哥哥山上放羊,我跟着,遇到蜂窝,哥哥把我用树枝隐蔽起来,等把蜂窝拿下,蜂虫烧熟,我是第一个品尝者。哥哥下河摸鱼带着我,我是看鱼的人,在河边,挖个水窝窝,抓到的鱼放在里面,这些鱼的最终命运是被向日葵的叶子包好投入火中。烧好的鱼很香,时隔数年那味道还是记忆犹新。
   怀念童年里有母亲日子,因为关于母亲的回忆,只限于童年时期,十岁母亲就去世了,十岁以后的记忆中没有了母亲,童年的欢愉也到此而止。关于母亲文字,我写过一些,都是些很模糊的记忆,毕竟时隔快近四十年了。有关母亲的生活记忆逐渐斑驳,拼凑不出一幅完整画面,有关母亲的往事只能去缥缈的记忆力寻找。深刻的是,有母亲的日子,可以撒娇、可以哭闹、可以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有母亲的日子是暖的,是明媚的。随着母亲的离去,我的快乐时光也随之结束,那些美好的日子成为回不去昨天,经常在某个不经意间浮现出来,于是有了怀念,怀念童年,怀念母亲。
   年少不知愁滋味,一颗童心洁净如雪,冰清玉洁。童年如同一方画布,没有被任何色彩晕染,所以世界在孩子眼中,是没有瑕疵的,澄澈的眸子看什么都美丽如初,所以童年时光是最美的。有关童年的故事很多,哭的、笑的、好的、坏的,都是成长的经历,我们在经历过的故事中慢慢长大,开始认识这个尘世,我们的灵魂慢慢被浸染,染上色彩的我们,学会了人情世故,失去了纯真,背负的行囊越来越重,我们开始说累,说烦。我们之所以怀恋童年,回忆童年,因为童年时光,是最干净的,是最快乐的。我们怀想,眷念那些当初好。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回忆童年]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